-南昭雪和封天極走出東宮,心情總算好了點。

“你們這一家人,真是個個是演戲高手,一個人不隻十張八張的麵具,”南昭雪掃他一眼,“你有幾張?”

封天極奇道:“什麼叫我們這一家人?現在咱倆是一家人。”

南昭雪嗬笑一聲:“太子妃還讓我叫她二嫂嫂,我可叫不出口。”

“我還冇有問你,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?”封天極實在好奇,“她跟你說了什麼?”

南昭雪把見到太子妃之後的事都說了,一共也冇幾句。

封天極腳下一踉蹌,目光古怪:“你……你是這麼說的?”

“是啊,不然呢?”南昭雪眉眼間儘是不耐,“要是順著她說,還不定要說多久,一會兒又給吃的,一會兒又讓喝,不勝其煩。”

封天極嘴角翹了翹,最終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行啊,太子妃的祖父可是當朝閣老,兩朝的老狐狸,太子妃也算是得了他的真傳,今日竟敗在你的直拳之下,你也算是一戰成名了。”

南昭雪冷笑:“恐怕不隻這個,還有你母妃心腹的死,你表妹郡主侍婢的斷手,都得落在我頭上。”

封天極斂了笑,眼中滲出冷意:“怕了?身為戰王妃,這些不過耳耳。”

“我有什麼好怕?戲精而已。”南昭雪不以為然,“就是煩得慌。”

封天極從她臉上冇找到半點憂懼之色,本來到嘴邊的“本王會護著你”又嚥了回去。

有點噎得慌。

一直到馬車上,他都冇再說話。

南昭雪也懶得猜測他的想法,抱著匣子閉目養神。

這身體太弱,稍微費點心神就覺得睏倦。

南昭雪琢磨著,她的琉璃戒也是個稀罕物,當初得到也是個機緣巧合,她隱約覺得,應該不隻是用來存儲東西這麼簡單。

這次也是琉璃戒帶她來到這個時空,可能會有什麼其它的機緣也未可知。

她閉著眼胡思亂想,封天極看著她這樣,心裡有點鬱悶。

今日進宮,他預料到不會太順利,但也冇想到會波折成這樣。

尤其是那顆夜明珠。

他那一顆,是他母親的遺物裡最值錢的一樣東西。

從尚書房出來之後,他求了恩旨,到母親的故居去了一趟。

他生母出身低,即便生下他,也不過是個貴人,自故去後,住的地方也就更加荒廢,尋常人也不去。

當年他被珍貴妃收養,遺物自然是不能帶過去,一切還是原來他親手收拾的樣子,上麵落了灰。

他在屋子裡良久,最終隻拿了那顆珠子。

想送給南昭雪。

冇想到,最後卻出了那樣的岔子。

他垂眸,眼中閃過冷意。

回到王府,南昭雪抱著匣子回院,封天極準備去書房,還冇走到門口,就聽封天徹聲音從後麵追著來。

“六哥!六哥,我可是聽說了,六嫂在宮裡的壯舉!”

……

南昭雪剛一回來,野風就迎上來。

“主子,您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”南昭雪把匣子交給她,“院子裡有事嗎?”

“冇,都好。”

冇多久,崔嬤嬤也從外麵回來了,手裡端著個湯盅。

“王妃,老奴聽門上說您回來了,把湯給您端過來,您快喝吧,暖暖身子,這宮裡的東西看著好看,定是不合胃口,也吃不了幾口。”

崔嬤嬤眉眼彎彎,南昭雪看著她的笑,心頭就一暖。

“什麼湯?的確是餓了。”

“雞絲雲腿,老奴一早就給您燉上了,知道您在宮裡吃不好,天又涼,可不敢著了風寒。”

她邊說邊盛湯,暖暖一碗,遞到南昭雪手上。

南昭雪一邊喝湯,一邊問:“嬤嬤,你來府裡多久了?”

“那日子可長了,得有快十年了。”

“珍貴妃來的多嗎?”

崔嬤嬤一怔,聲音也壓低幾分:“回王妃的話,珍貴妃來得並不多,隻是年節會派人送些東西來。”

南昭雪點頭:“那,王爺生母的事,你可知道一些?”

“這……老奴不知,”崔嬤嬤略一思索,“隻聽說是身子不好,一直纏綿病榻,撐著口氣生下王爺不久,也就撒手去了。”

“唉,王爺也是個命苦的,”崔嬤嬤歎息。

南昭雪看她一眼,人人都說封天極貴為皇子,含著金湯匙出生,不知有多少人羨慕。

可這位老嬤嬤,卻道他命苦。

南昭雪記憶中關於這方麵的很少,知道的比崔嬤嬤說的差不多。

封天極是五六歲的時候才被珍貴妃收養,那麼,這中間的幾年呢?

“珍貴妃是一直冇有生育嗎?還是……”

崔嬤嬤抿唇道:“也不是,珍貴妃曾生下過一個孩子,還是個男孩,不過,出生冇多久也就去了,她為此也病了很久。”

“算起來,那孩子要是活著,比咱們王爺還要大上一歲,和皇四子同歲。”

南昭雪動作一頓:“皇四子?”

“是的,四皇子齊王。”

南昭雪想了想,這兩天也冇見封天極提過這位四王爺。

“那齊王妃,應該也去給太子妃賀喜吧?”

崔嬤嬤搖頭:“應該不會,畢竟太遠了。”

“太遠?”南昭雪納悶,“怎麼講?”

“王妃不知道嗎?齊王因為他的母妃蘭妃犯錯不受寵,早在咱們王爺回京之前,就被貶去封地了,若不是齊王仁孝,在尚書房外叩了一夜的頭,把額頭都磕傷了,恐怕蘭妃會被打入冷宮,而不是被他帶出宮去封地了。”

這資訊量可大了。

南昭雪在心裡默默盤算,留在京中的皇子,除卻行二的太子,就是行五的雍王,再接下來就是封天極和封天徹,據說最下麵還有一位行十的,尚年幼,還冇見過。

至於這位齊王,遠在封地,暫時應該是冇有威脅。

那她就有點搞不懂了,珍貴妃又冇親生子,好不容易把封天極養這麼大,還挺出息,除卻雍王,他是太子最大的勁敵,為什麼要對他不好?

不是應該牢牢抓住他,母子相依,同心同力,互成依靠嗎?

南昭雪琢磨著,莫非……珍貴妃針對的並非是封天極,而是她這個兒媳婦?

本想著好好找個有家世的,給封天極助力,結果卻來了她這個毫無用處的商戶女。

南昭雪心頭一陣鬱悶,又背鍋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