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嬤嬤端著個托盤進來。

“這是公主親手釀製的梅花茶,初雪的時候存下的,趙小姐嘗一嘗。”

趙汀慈連忙道謝,雙手捧過。

嬤嬤側身,正好擋住她的視線,放在托盤底下的字條順利交到潤安公主手中。

潤安公公驚訝過後瞬間恢複如常,飛快展開一下,眉收一皺即鬆。

嬤嬤退下,潤安公主笑問趙汀慈:“感覺如何?”

“滋味甚好,比一般的茶更清更香。”趙汀慈不吝誇讚,“夫人手藝心思,汀慈忘塵莫及。”

潤安公主淺笑:“喜歡就多喝些,這些小點心也都嚐嚐。”

“是。”

潤安公主看著她,眼神疼惜又似有些惋惜。

趙汀慈覺察出一點異樣:“夫人怎麼了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是忽然想起你妹妹,有些傷感,她還那麼年輕就去了,我記得,初見她時,她隻有十九歲,那麼柔弱,忍不住想要保護她。”

趙汀慈端茶的手指一緊,垂眸道:“是啊,她一向性子柔弱,還愛哭鼻子。”

“可不是,我見她的次數雖然不多,但每次見她都是在哭,”潤安公主歎口氣,“大概是把我當成親人了吧。你小時常來府中,她來的次數少,那麼小小的,像隻冇有動靜的小貓。”

趙汀慈垂頭看著茶杯,不再接話。

潤安公主抿一口茶,問:“我記得,你還進宮看過她一次,是吧?”

“是,”趙汀慈緩緩道,“那也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,她有了身孕,憂思想家,皇上恩典,讓家人進宮一趟,父親不宜遠行,隻能我來。”

“是我的疏忽,如果我能常進宮看看她,也許就不會……”

“此事與夫人無關,”趙汀慈手指輕撫杯上花紋,“是她自己福薄,怨不得彆人。”

潤安公主眸光微閃:“你父親可還好?前兩日國公還提起過他,可巧你今日便來了。”

“父親還是那樣,如今做一方刺史,更要小心謹慎,辦好差事,不負皇恩,不負當年國公栽培之情。”

“你這孩子,就是閒話家常,不必如此,”潤安公主輕輕拍拍她的手,“你若是男兒,定是你父親最好的接班人。”

趙汀慈淺笑:“夫人過獎。”

“聽國公說,當年你父親身上落下舊傷,可見剿匪之事慘烈,如今天下太平,可要好好養身養傷,國公那裡有些上好的傷藥,你回去之時,給他帶上一些。”

“是,多謝夫人,多謝國公。”

“如今你父親治下,百姓平安,安居樂業,京城中提起你父親也都交口稱讚,”潤安公主語氣讚歎,“匪患儘除,如今回想,竟像是在昨日。

現在,那座山,是不是成了寶山,可任由百姓打獵采藥?聽說那座山上有不少藥材。”

趙汀慈臉上笑容未改,點頭說:“是。”

“山上的確有不少藥材,之前匪徒占據,他們也不采藥,剿滅之後,百姓們多去挖藥材為生。

幾年光景,藥材也大量被挖取,因此,這兩年父親也開始管製,讓山得以休養生息,以免被采過度。”

“難得趙刺史有這等見識,可見的確是為百姓生計考慮,那裡的百姓遇到他,實在是幸事。”

“好了,瞧我,說起話來冇完冇了,我讓人帶你下去休息,一路舟車勞頓,休息好了說話的時間有的是。”

趙汀慈站起身,道了一聲“是,”隨後,又似無意道:“夫人府中冇有小姐,隻有兩位公子,方纔聽到二公子前來問安,不知我住在府中,會不會有所衝撞?”

“不知……大公子可在府中?需不需要去問安?”

潤安公主笑道:“不必如此拘禮,哪有什麼衝撞,他們兩個你也是認識的,錦皓就是個歡脫的皮猴子,不用理會他。海塵不在府中,出門辦事去了。”

“是。那我先告退了。”

趙汀慈跟著安排住處的人離開院子,她一走,潤安公主立即吩咐嬤嬤:“快,拿大氅來。”

她匆匆披上大氅,直奔小花廳。

老遠就聽到蔣錦皓的說笑聲,潤安公主挑簾進屋,他立即迎上來:“母親!您看字條了嗎?”

“當然,”潤安公主點頭,目光轉向南昭雪。

封天極和南昭雪也過來行禮,潤安公主扶起他們:“無需多禮。”

“江玲有禮,”卓江玲行個禮。

潤安公主笑笑:“玲兒也在,皓兒,你帶玲兒去小廚房那邊看看,今日新起封的桂花的蜜做了點心,去嚐嚐。”

蔣錦皓迅速明白,帶上卓江玲出去。

潤安公主把字條拿出來,開門見山道:“我問了她字條上的內容,先說她進宮的事,她承認去過,也說,那次是她們姐妹最後一次見麵。她的情緒的確不太對,說起她妹妹的死,依我看,並無悲傷,隻說是妹妹福薄,不怪任何人。”

南昭雪微擰眉,潤安公主繼續說:“提到那座山之事,我問她是否允許百姓入山,打獵挖草藥,她先說是,後來又說因為那幾年采的人多,這兩年又稍加管製,怕采過度,反而不妙。”

這就對了。

和百勝傳回來的訊息基本一致。

雖然原因不儘相同,但結果是一樣的,那就是不會隨意讓人進山。

為何?

必定是山中有鬼。

這個鬼,可不是百勝信中所寫,鬼神的鬼。

“姑母,”封天極問道,“她以前經常來嗎?”

“是,”潤安公主點頭,“不過,自她大婚之後,就冇有再來過,時隔有兩年吧,不知今年,為何又來了。”

“她嫁的是……”

“是他父親手下的一名參將,聽說也是一表人才,武藝出眾,國公見過他一麵,曾誇獎過幾句,我倒不曾親眼見過。”

“那既如此,她為何今年會來?夫家允準她這麼久不歸嗎?”

“這……我倒未曾問,”潤安公主略一思索,“反正她在府中住下了,我再找機會問一問。”

南昭雪忽然想到一件事:“姑母,我聽錦皓說,之前她每次來,您都會鬱鬱寡歡幾天,可有此事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