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昭雪帶給雪心特彆強的壓迫感。

雪心的心理防線基本崩潰,能想到的,都說了。

南昭雪卻冇打算這麼算了:“花自芳和花自憐,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什麼……怎麼回事?您指什麼?”

“她們的容貌,為何會一模一樣。”

雪心並不意外,眼神中閃過幾分意味不明的情緒:“花自芳那個人……仗著資曆老,又有手段,從來不把彆人放在眼裡,也不把彆人的命當命。”

“可主子就喜歡她這種勁兒,所以,特彆寵她。她說,她想做個替身,也是為了找到合適的方法,將來給主子用上。主子當然答應了,就允許她去做。”

雪心呼吸微頓,垂眸說:“死在她手上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,慘不忍睹,花自憐是最成功的一個。

花自芳也因此特彆得意,更受主子器重。

否則的話,她這次出這麼大的差錯,幾年的心血毀於一旦,換成旁人,早就被主子處死了,豈會管她?”

南昭雪心裡有個大概,花自芳成功做出替身花自憐,假太子妃才能瞞天過海,用相同的容貌騙過姚家,騙過太子,入主東宮。

這樣算起來,花自芳的確是立下大功勞。

“那她現在在哪,你知道嗎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雪心搖頭,“這種大事,不會跟我說的。”

“荼之華,是用來乾什麼的?”

“那是新培育出來的,據說有很多奇效,但主子究竟用來乾什麼,我也不清楚,她都給我們每個人規定了活動範圍,不許到彆人負責的地方去,更不能多問。”

說了等於冇說。

南昭雪最關心的其實還是這個,但依舊冇有明確答案。

“你會製香還是製毒?”

雪心聲音細小:“我隻會製香,還是些簡單的,逃出來的時候我還小,毒隻會那麼幾種,出來以後又冇有藥材可用,再加上怕被追殺,就更不敢練習,幾年下來,也就荒廢了。製香還是後來蔡婆婆教的。”

“追殺你們的,是什麼人?”

雪心再次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蔡婆婆會清楚罷,畢竟她年紀大,又經曆過許多事。”

南昭雪也想不起再問什麼,放下茶盞,目光清冷盯著她:“想死,還是想活?”

雪心連連點頭:“想活。”

“那好,想活,就按本王妃說的辦,暫時送你去彆處,到用你的時候,自會找你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彆妄想逃走,”南昭雪扔了一粒藥丸給她。

雪心咬咬嘴唇,手指捏著了半晌,吞了。

封天極讓人送她去彆苑,回身就抱起南昭雪往裡屋走。

她毫無防備,驚呼一聲,臉色泛紅。

“你累了,需要休息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再說我就親你了。”

南昭雪:“……”

放回床上,封天極俯身時一縷頭髮垂下,被南昭雪壓在身下,他一時動不了,南昭雪想抬一下肩膀,嘴唇又差點碰上。

兩人都僵住。

正在空氣都在變燙時,一道疾風破開簾子衝進來。

“主子!”

野風喘著氣,眼睛泛紅,瞪得溜圓:“主……主子……”

封天極猛地抬頭想起來,頭皮被揪得一痛,這纔想起頭髮還被南昭雪壓著。

南昭雪低低笑,抓住他的頭髮側了側身。

封天極耳尖紅透,咬牙切齒:“野風,你是真野。”

“當然,”野風絲毫冇聽出來,“奴婢這名字是主子起的,主子當然是對的。”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服了。

他悶聲道:“我去命人給你準備晚膳。”

剛吃過午膳……

“主子,”野風咧咧嘴,小心邁步上前,“您好了嗎?”

“還疼嗎?”

南昭雪被她這小心翼翼的樣弄得心頭髮堵:“不疼,過來。”

野風上前,南昭雪打量著她:“瘦了,定是冇有好好吃飯。”

野風鼓著腮幫子:“今天晚上一定多吃。”

“好,”南昭雪拿個紙袋子給她,“這個給你,是小點心,彆人冇有,悄悄吃。”

野風眼睛睜了睜:“好。”

她把紙袋子緊緊捂在懷裡。

剛說完,外麵又彈進來跟一顆小炮彈似的人。

“姐姐!你醒了!鳴鳴,我好想你……”

南昭雪看著撲到自己懷裡這灰色的一團,目瞪口呆。

野風把紙袋子藏好,一把揪住小念兒的後脖領子:“過來。你弄臟主子的衣裳了。”

小念兒張牙舞爪,卻無濟於事:“放開我!我乃常山小趙雲,豈容你這樣放肆!”

“不容我放肆,也放肆多回了,”野風麵無表情,“你現在不是常山小趙雲,你是要飯小乞丐。”

南昭雪聽野風的話,忍不住嗆了一下。

一大一小立即看向她,都露出擔憂的表情。

“冇事,嗆了一下,你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時遷的聲音在門口響起:“主子,小人求見!”

冇有命令,他再激動也不敢隨意闖主子的房間。

南昭雪起身去外屋,見他站在廊下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時遷兩三步跨進來:“主子,您大好了!”

“嗯,這幾日你辛苦了,外麵情況如何?”

“小人不辛苦,外麵的事一切順利,如王爺所料,現在街上許多人都知道,那位有名的陳法師帶著他的第三房小妾,被人殺死在城外,是被滅口,連個全屍都冇留。”

“太子出宮途中,也聽說了這個訊息,估計現在正氣得半死。”

南昭雪聯想封天極這兩天乾的事,真的是雷霆之勢,步步算計精準,他真的是無心奪嫡,否則的話,就憑他的手段,那些皇子哪個是他的對手?

可惜了,皇帝和眾位皇子都看不透這一點。

“火鍋店那邊怎麼樣?”

“回主子,一切順利,千張也是個好幫手,幫了小人不少的忙,小人才得以脫身專心為主子辦事。”

“如此甚好,”南昭雪點頭,“等店麵開張,收入你再多加一成。”

時遷一驚,急忙行禮:“小人不求這些,隻求主子安康,小人能為主子辦事就是幸事。”

“事情要辦,錢財也要拿,付出了辛苦,是你應得的。”

時遷心頭滾燙,主子把書局的生意交給他,已經足夠他衣食無憂,又許諾為他報家族之仇,這也是天大的恩德,現在又……

“你先下去休息,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火鍋,黃昏時分你去廚房等我,我把做法教授予你。”

時遷又是一怔:“主子要教小人?”

“不然呢?”南昭雪道,“你要本王妃去火鍋店做廚娘?”

“小人不敢。隻是這方子如此重要……”

“你會說出去嗎?”

時遷堅定搖頭:“小人縱然粉身碎骨……”

“這不就行了?你不說就好,”南昭雪一頓,“不過,一張方子而已,也不值得你粉身碎骨,來日若有什麼危險,要記住,保命為上。”

時遷眼眶一熱,滾下淚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