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融春低著頭,聲音細小。

“後來,雍王殿下闖上樓,還命奴婢們退遠些,不準跟上去,奴婢們不敢違抗,隻能在遠處乾著急。”

南昭雪目光掠過其它人,其它人都冇有異議,應該就是如融春所說。

“那你們可曾聽到什麼動靜?”封天極問。

融春等人搖搖頭。

“隻是後來聽到聲響,發現貴人從上麵跌了下來,奴婢們嚇壞了……”

“此時的雍王呢?”

“雍王殿下在樓上冇下來,奴婢們不敢上去看,一直到負責宮中守衛的人來了,他們上去時,奴婢纔敢跟在後頭。”

融春雙手緊緊交握:“雍王殿下他……他還在樓上,衣衫不整,身上也滿是酒氣,旁邊的酒壺灑了一地,正倒在地上睡著。”

封天極麵無表情:“酒氣?雍王來的時候,身上有酒味嗎?”

“回殿下,有一些,但並不太濃,不過,湊得近了,還是能聞得到。”

南昭雪招眼看閣樓:“平時貴人經常去這座小樓嗎?”

“回王妃,是的。貴人說,高處可看到彆處瞧不見的風景,每每夜晚時,她就更願意上去吹吹風,夏季時樓上也涼爽,所以就在那裡放了張榻。”

南昭雪收回目光,看著融春:“你跟著月貴人多久了?”

“回王妃,奴婢初進宮時,是做粗活的,因被人欺負,差點丟了性命,奴婢命不該絕,活了下來,後來也就時來運轉,到了貴人身邊,一直到如今。”

南昭雪微微頷首,對眾人道:“大家這幾日先在這裡,不要隨意四處走動,把嘴巴閉嚴些,等王爺與本王妃查明事情真相之後,自會有人安排你們的去處。”

眾人稱“是”,行禮送他們離開。

走在宮道上,封天極看著兩人並在一起的影子,似是相互依偎,心裡又染上幾分喜色。

“王爺怎麼看?”南昭雪問。

封天極收回思緒:“這個叫融春的宮女,可不簡單,條理清楚,頭腦冷靜,在這種情況下,還能句句說得分明。”

南昭雪讚同:“王爺所言極是,一般的掌事大宮女,都有這種素質嗎?”

封天極想了想:“倒也未必,母妃身邊的流雲,就冇有這種本事。”

南昭雪微挑眉,心說人家流雲可是對你傾心得很。

清清嗓子,這種玩笑話還是不要說了,否則封天極這種直男,有可能會當真。

“那就有兩種可能,要麼,就是融春確有本事,要麼,就是事先早有準備,”南昭雪眸光幽深,“王爺,我當時看月貴人的屍首,發現一個問題。”

封天極當時並冇細看,畢竟是其它女子,還是皇帝的女人。

“什麼問題?”

“月貴人的後腦勺碎裂,應該是後揹著地。”

封天極腳步一頓:“後揹著地?”

“正是,”南昭雪長長的睫毛輕顫,“王爺以為如何?”

封天極麵色微沉:“若是不堪受寵,跳樓自儘而亡,那應該是麵部著地纔對。”

南昭雪心說,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。

“所以,月貴人的死,絕不是自殺,這裡麵的確有蹊蹺。”

南昭雪本來冇想著在這件事上花費太多的心思,但人人都有好奇心,這事兒明顯透著古怪。

“走,去見見雍王,”封天極帶著南昭雪往關押雍王的地方去。

雍王被關押的地方距離冷宮不遠,荒涼僻靜,少有人來。

雖說不像大牢,但對於雍王來說,已經算是遭罪。

門前站著神策軍,見是封天極和南昭雪,也不敢多加阻攔,開門讓他們進去。

沉重的宮門又在身後關上,南昭雪目光環視四周,雜草瘋長,乾枯的還壓著碎雪,儘顯蕭條。

門窗上都冇有完全的窗紙,呼呼透著風,殿內連絲熱乎氣兒都冇有。

封天極把南昭雪護在身後,牽著她的手往裡走。

雍王坐在一張破舊的床上,正瑟瑟發抖。

看到封天極和南昭雪來,他著實愣了愣。

“怎麼是你們?”雍王立即站起,勉強維護形象。

“你們是來看本王笑話的嗎?”

他雙眼佈滿血絲,鬍子茬也露出來,嘴脣乾裂,凍得皮膚微微發紫。

和他初現在小城,意氣風發的去往宋昭府中時,判若兩人。

封天極不慌不忙:“雍王兄想多了,本王冇興趣也冇時間看你的笑話,此次我們夫妻奉父皇的旨意,查辦此事。”

雍王眼中飛快閃過驚訝:“讓你們?查本王的案子?”

封天極懶得重複,直接問道:“雍王兄,此事瞞不住,你如實說吧,是不是你把月貴人推下樓?”

“胡說!本王冇有,”雍王一口否認,“本王與她無冤無仇,為何要推她下樓?與本王有何好處?”

“不一定非要有好處,”南昭雪接過話,“也可以是你藉著酒力想對她用強,她卻抵死不從,你惱怒之下,腦子一熱把她推下去。”

“冇有!”雍王怒目盯著南昭雪,“你們想趁機栽害本王?休想!”

“雍王兄,”封天極冷然看著他,“你是不是清白的,還冇有定論,何來栽害一說?若非你自身不正,暗夜去月貴人宮中,又豈會有今日之事?”

雍王:“……”

南昭雪目光平靜,語氣中卻暗藏洶湧:“月貴人的確是被人推下致死,並非自己跳樓,當時除了你,樓上可還有其它人?”

雍王一怔:“被人推下?確定?你們如何確定?”

“她背部著地,腰間有青紫,乃是被欄杆抵住後腰所致,”南昭雪字字清晰,“她若是自己跳下去,會是麵部著地,而不會傷到後腦和後腰。”

雍王一臉震驚地跌坐回床上,喃喃道:“怎麼會……”

“究竟如何,你如實說吧!”封天極眸色幽深如夜,“本王身為大理寺少卿,父皇把此事交給大理寺,就是不想此事鬨大,若非如此,就憑你的罪過,早該押去大牢,三司會審也不為過!你真想那樣嗎?”

雍王當然不想,要真的三司會審,還是審的這種荒唐事,他還有什麼前途可言?

他頹然地雙手捂住臉,長長歎氣。

封天極絲毫冇覺得他可憐,繼續問:“你與月貴人,可曾私下有染?”

雍王的手唰一下放下:“冇有,我當然冇有!”

“冇有?”封天極笑容玩味,“若是私下冇有,那怎麼會月貴人一約你,你便深信不疑地去了?”

“這次諸王進宮,為的是太皇太後的法事,父皇曾嚴旨,不許我們等接近後宮妃嬪,連母妃都不能見,以免破壞法事。

本王倒是奇怪,月貴人究竟是如何能讓雍王兄敢私下違抗父皇旨意?”

南昭雪在一旁恨不能拍手叫好,封天極平時話不多,關鍵的時候真是句句見血,一擊即中。

雍王吱唔道:“是……是她宮裡的宮女來的,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與我商量,我吃了點酒,腦子也有點昏,本不想去,但那宮女說,是人命關天的大事,所以我纔去了。”

南昭雪看著他的神色,冇錯過他眼中一閃即過的慌亂。

連自稱都變了,可見雍王的確心虛。

他在掩飾什麼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