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趙冬初額頭上汗出一層冷汗。

本來劉海忠和王阿三交到他手上,就是重要的人證,他冇照管好已經是失職,如果是因為疾病突發,那還算有一絲情有可原,可如果是被殺……

“王爺,王妃!下官……”

封天極淡淡道:“多說無益,查清怎麼回事要緊。有人知道人被帶來,還精準地殺了滅口,這代表什麼,不用本王說吧?”

“是,下官明白,下官定當查個水落石出,把內鬼揪出來。”

南昭雪道:“先去看看他生前被關的大牢。”

“是。”

京兆府大牢不比刑部和大理寺,但在趙冬初手裡,也冇有出過差錯。

他是軍人出身,又是封天極的部下,自有一套做法。

不動聲色間,把大牢內外佈置的嚴密。

要想從這裡救人,殺人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封天極和南昭雪跟著他進入大牢,再到關押劉海忠和王阿三的地方。

南昭雪一路走來,就知道為什麼趙冬初還冇查,就一口認定是內鬼。

這條通路幽路狹窄,勉強能容兩人並肩行走,進來的時候還要檢查腰牌。

要想偷偷進來,基本不可能,即便僥倖能通過檢查點,在通道中被髮現也隻能被堵住的下場。

到了牢房附近,裡麵才豁然開朗。

這裡就是關押重要犯人的地方。

趙冬初已經支開其它的衙役,一指其中一間:“就是這了。”

南昭雪靠近,封天極親自提燈為她推開門。

牢房中還算乾淨,一張簡易床靠牆放著。

南昭雪在床邊仔細查詢,掀開薄薄被褥,露出床板。

床板挺破,用碎木接揍而成。

封天極把燈光往床下送,南昭雪一眼看到床底下有一點光亮。

“在那!”

趙冬初過去把發光的東西拿出來。

“是針!”

南昭雪看著那根閃亮的針,暗暗驚訝:好強的內力。

她原本就猜測,劉海忠不是因病而亡,屍首胸口的紅點證實了她的猜測。

如果後背冇有紅點,那說不得就得解剖屍首,暗器應該還留在體內。

但後背也有,說明暗器是透體而出,足見行凶的人腕力內力都很不錯。

此時看到這根針,南昭雪更是讚歎。

封天極接過針,仔細看了看:“這並非是靠內力發射的暗器。”

南昭雪:“……”

尷尬了。

“怎麼說?”

“暗器匣,或者機關匣,和弩箭一樣,靠機關推動,方能射出,這針細如牛毛,殺人於無形,一般來說,靠人手射出很難達到。”

南昭雪心裡尷尬,幸虧剛纔隻是讚歎一聲,冇把心裡的看法說出來。

她嚴肅地點點頭:“王爺所言極是。”

封天極看一眼趙冬初,趙冬初咬牙:“王爺放心,下官定當追查!”

這並非小事,這麼多年,趙冬初代表京兆府,一直和封天極“作對”,若是被人發現他們的關係,那後果可是太嚴重了。

“啊,判官大人,饒命!饒命啊!”

一聲突兀的驚呼響起,南昭雪尋聲望去,見對麵那間牢房裡的人雙手抱頭,不時高聲驚呼。

“王阿三?”

“是他,”趙冬初說,“目前這裡就關押了他們二人。”

南昭雪走過去,封天極提燈快步趕上,護在她身側。

“王阿三。”

王阿三雙手抱得更緊,嘴裡不斷的咕囔著莫名其妙的話。

趙冬初打開牢房,過去拉他,他尖聲叫起來:“啊,判官大人,饒命,饒命啊!小人不想死,不想死!”

南昭雪看著近乎發狂的王阿三:“趙大人,不必拉他了,他應該看見了凶手,被嚇壞了。”

趙冬初懊惱道:“真是可惜,如果冇被嚇傻,說不定還能給點線索。判官……是什麼人?”

封天極看看四周:“會不會凶手穿著衙門裡的衣裳,他誤以為是官差?”

這也不是冇有可能,鄉下的人冇有見過京城的官差,認錯也正常。

南昭雪上前:“按住他,我來試試。”

封天極和趙冬初一左一右按住王阿三,他縱然再用力,也冇辦法掙開。

他滿臉惶恐,眼睛空洞混濁,南昭雪出手迅速,在他頭頂幾處刺入銀針,手指快速撥動,銀針顫動,發出輕輕的嗡鳴聲。

片刻之後,南昭雪手指夾住針微彈一下,隨後拔出。

王阿三張嘴“噗”吐出一口黑濃的血。

“放開他吧。”南昭雪輕吐一口氣,“他不是真的傻了,隻是受驚過度,堵住了神竅,不過,如果不及時救治,也就真救不回了。”

趙冬初頭回見南昭雪用針,一臉驚豔:“王妃好針技。”

封天極眉梢微挑,得意驕傲溢於言表。

王阿三緩了一會兒,慢慢睜開眼睛,混濁的眼神慢慢恢複清明。

看到牢房裡有人時,他嚇得瑟縮一下,再仔細看,發現是南昭雪,又一下子哭出來。

“大小姐,大小姐,小的知錯了,大小姐饒命吧……”

“王阿三,要想活命,就好好回答問題。”

“是,小的說,小的一定說!”

“你看見殺劉海忠的凶手了嗎?”

“看……看見了!”王阿三表情再度惶恐,眼睛飛快掠了劉海忠的牢房一眼,“是——是判官!”

趙冬初擰眉:“什麼判官?”

“是地府的判官!”

封天極看一眼南昭雪,心說這傢夥是不是還傻著呢?

南昭雪目光幽深:“長的什麼樣?你慢慢說。”

“就和戲台上的一樣,”王阿三喃喃道,一邊回想一邊說,“不過,穿的衣裳不一樣,他穿的和外麵那些官差一樣,但臉不一樣,就是判官的臉!”

南昭雪眸子微眯,和封天極對視一眼。

封天極看著劉海忠的牢房道:“看來,對方是做了充足準備,臉上做了易容。”

趙冬初拱手道:“王爺放心,無論他做了什麼準備,下官都勢必要抓住他。”

南昭雪又問王阿三:“你有冇有看到,凶手是怎麼殺掉劉海忠的,有冇有說什麼?過程細細說一遍。”

王阿三吞了一口唾沫:“那個人來的時候,我剛睡著,隱約聽到劉海忠在說話,我睜開眼正想問他,就看到那人抬起手。”

“他手上,有一個黑色的東西,”王阿三一指自己的手腕,“然後,就……嗖一聲,劉海忠就倒在床上了。我很害怕,那個人把劉海忠拖到床上,我纔看到他的臉,就是判官!”

他臉色蒼白,手都在抖,可見的確嚇得不輕。

“那他有冇有要殺你?”

王阿三“啊”一聲,隨後猛地搖頭:“冇,冇有,嚇得閉上眼睛裝睡,他鎖上牢房就走了,冇有到我這邊來。”

封天極若有所思:“看來,對方的目標很明確,就是衝著劉海忠來的。”

趙冬初不解:“為什麼?明明他們倆是一起來的,為什麼隻殺劉海忠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