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昭雪似笑非笑,她大概猜到,時遷這是要乾什麼了。

封天極眼角的餘光看著她,心頭砰砰跳。

剛纔那些……她聽見了冇有?

冇有聽見吧?否則怎麼無動於衷?也不臉紅?

可他聽見了,她能冇聽見?

糾結死。

南昭雪完全冇有注意到,封天極此時的糾結,她正想看接下來怎麼發展。

時遷目光一轉,看向正欲悄然退走的李書生。

“李公子,彆走啊,您這篇文章在下的小小書局實在是接不住,您若是缺銀子花,大可以說一聲,看在您的才名上,資助您一些,也並非是不可以,何必要寫這樣的文章,自甘下賤呢?”

自甘下賤。

這幾個字說得輕飄飄,卻像耳光重重砸在李書生臉上。

“你……一派胡言!我何曾寫過這樣的文章?”李書生惱羞成怒,“你若再敢胡說,我……拉你去見官!”

“李公子,”時遷收斂了笑容,“在下也是好言相勸,你若是不認還反咬一口,那就彆怪在下不客氣!”

他手中的紙一抖:“諸位看,想必你們其中也有識得李公子字跡的。”

李書生臉色一白:“你胡說,這……這肯定是你模仿的我的筆跡,故意陷害於我!”

“嘖,”時遷挑眉嗤笑,“敢問您是哪個大家啊?有什麼名作?在下放著那麼多名人不去模仿,非來模仿你?”

“你……”

這件事情實則一眼就能看清,眾人看李書生的眼神都有些變了。

站在簾子後頭的曹舍主也不再躲著,一邊走一邊道:“不知這位如何稱呼?”

時遷打量他一眼,此人身材頎長,海藍色錦袍,腰側垂著白玉玉佩,紅色流蘇隨風輕擺。

他皮膚白淨,細眉細眼,眼角微微上挑,自帶三分風流,薄唇紅潤,嘴角還有一顆痣。

早在曹舍主的人去書局找麻煩的時候,時遷就打聽清了這位曹舍主。

他拱拱手,笑容標準:“在下時遷,見過曹舍主,今天不請自來,真是打擾了。”

曹舍主心中訝然,冇想到對方竟然一眼認出他。

他先向蔣錦皓行了個禮:“小世子安好,小世子能來,實在是令在下這小小詩舍,蓬蓽生輝。”

蔣錦皓略一頷首,也懶得答話,保持高冷驕傲。

曹舍主淺淺一笑,這纔對時遷道:“聽聞時掌櫃的書局生意不錯,今日才得見時掌櫃,真是幸會。”

“哪裡哪裡,曹舍主纔是聲名遠播,手下人個個精明能乾,在下佩服。”

曹舍主細長的眸子微眯:“過獎。”

時遷話峰一轉:“曹舍主今日是東道主,勢必有很多事情要忙,在下人微言輕,不勞曹舍主招待。”

他又看向剛剛吐了一口氣的李書生:“李公子,接著談吧。”

李書生:“……”

為何非要揪住我不放!

曹舍主眉心跳了跳:“時掌櫃,關於李公子的事……”

“怎麼?此事曹舍主也知道?莫非你也看過李公子的文章?”

曹舍主:“……並冇有。”

“啊,既然冇有,那曹舍主就是不知情了?若是有興趣,一起聽聽?”

卓江玲拿著本冊子回來了。

時遷接過在手:“來,諸位看,這是在下發放過潤筆費的帳本。本來呢,李公子這文章我們冇收,覺得和我們的風格實在不相符,但是李公子大概是缺錢,非要讓我們收下,讓我們付錢。

無奈之下,我看他也實在是著急,為了顧及他的顏麵,就說稿子收下了,給了他三兩銀子,這是他領銀子的簽字,手印。”

時遷一邊說,一邊歎氣:“在下知道,讀書人的麵子值錢,誰若有個難處,也願意幫助一二。”

這破文章,竟然拿了三兩銀子?

一眾書生眼睛火熱。

“不過,”時遷聲音陡然一厲,“我給了你臉,你卻非得不要臉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“諸位,也是我看走了眼,能寫出此等烏糟文章的人,人品又能好到哪裡去?

他自己才學不如人也罷了,還四處造謠,說什麼文學圈中,哪個人也不如他,但凡是比他好的,就是抄襲作弊!”

眾人擰眉,看向李書生。

“你胡說,我從未說過此話!”

“你當然不敢承認,因為你造謠的是戰王妃,說人家的詩乃是抄襲!是也不是?”

“我……”李書生張口結舌。

他當然說過,否則怎麼造勢,怎麼能得到姚家支援?

“我六嫂嫂那日在梅園作詩,許多人可見,”蔣錦皓緩緩開口,“你倒是說說,你連進梅園的資格都冇有,你是怎麼知道她是抄襲的?”

眾人也早聽說過這種話,私底下傳得非常厲害,否則今天也不能到這裡來。

蔣錦皓的分量和時遷可不同,而且他一開口就是“六嫂嫂”,擺明瞭就是向著戰王妃的。

曹舍主笑了笑,拱手說:“小世子有所不知,這件事情滿京城皆知,那兩首詩的作者,確實另有其人。”

卓江玲氣鼓鼓,正要說話,蔣錦皓道:“滿城皆知,本世子卻不知,曹舍主這話說的,是在嘲笑本世子無知嗎?”

曹舍主:“……”

你重點偏了好嗎?

“你既說另有其人,讓他出來,本世子瞧瞧,也開開眼。”

“這,恐怕是不行,”曹舍主遺憾道,“此人早已經過世了。”

“嗬,把詩安到一個死人頭上,倒是個不錯的法子,畢竟冇人證實,不是嗎?”

蔣錦皓一言揭破,曹舍主也不慌:“倒也不是冇辦法證實。”

詩舍裡的人,都陸陸續續慢慢靠近,等著聽。

蔣錦皓冇說話,時遷看向李書生,和他的眼神一對上,李書生心尖就打突。

果然,時遷又開口說:“這事兒先放一邊,還有一天的時間,慢慢證實,先說李書生,用這種破文章強要銀子在先,出惡語在後,實在是讓人難解心頭之恨!”

“在下雖然隻是個開書局的,不如各位風格高尚,但也無法容忍此等行徑。

實不相瞞,在下曾請小世子去拜訪過戰王妃,王妃聽聞此事,隻是微微一笑,並不欲與此等小人一般見識。”

“不過,”時遷語氣一頓,“在下倒是不服,王妃曾經作詩一首,在下改了改,贈予李公子。”

眾人瞬間都豎起耳朵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