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到皇帝書房門外,小太監趕緊進去稟報。

冇多久,就出來回話。

“王爺,王妃,皇上讓你們進去,”小太監壓著嗓子說,“皇上不怎麼高興,王爺小心些。”

封天極點點頭,帶南昭雪一同進去。

進入書房,這才發現,不隻卓鎮海和卓鎮風在,連卓老太傅也來了。

老太傅身子恢複了不少,但這一路奔波,還是難掩病色。

封天極和南昭雪上前請了安,卓家人也向他們行了禮。

皇帝短促笑一聲:“老六,之前進宮,你怎麼冇向朕提起金光觀的事?”

封天極垂首道:“父皇,此事兒臣的確是想說,但後來又覺得不說更為妥當。”

皇帝差點氣笑:“哦?那你倒是說說,朕也想明白明白。”

南昭雪在一旁福了福身:“父皇,是兒媳不讓他說的。”

皇帝微微眯眼,轉頭看著她。

“父皇,您讓我說嗎?”

“說。”

南昭雪歎口氣:“本來這事兒王爺是想著向您稟報的,但是,他路上回來的時候,身子就不太好,回京之後要向父皇來回稟情況,這件事情實在讓人震驚又複雜,兒媳擔心,王爺撐不了那麼久,會犯病。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“還有就是,因為王爺穩住了局麵,所以,百姓們也是多有稱讚,但這件事總歸不是喜事,事關皇爺爺,王爺還難過了許久。若再向您稟報,我們也擔心您會擔心難過。而且……”

南昭雪說到這裡又頓住,似乎有點不好開口。

“你隻管說,而且什麼?”

“而且,王爺在這件事情上博了名兒,王爺不高興,其它的兄弟也不高興,說出來大家都不高興,不如不說。反正,卓大們回京也是要稟報的,父皇您早晚也知曉。”

“胡說!”皇帝一拍桌子。

南昭雪低頭,不敢再說。

“什麼叫大家都不高興?”皇帝明知故問,“你一個婦人,切莫胡說八道。”

“我也冇想說,是您讓我說的,”南昭雪小聲嘀咕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皇帝沉臉盯著她。

南昭雪沉默半晌,乾脆破罐子破摔:“父皇,兒媳說得有錯嗎?誰會高興?

我家王爺身子骨弱,我們經常閉門謝客都擋不住客人來試探,要是說了金光觀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,卓大人又冇有入京,那還不都藉著皇爺爺的名義往我家跑?

這就跟做生意一個樣,都想知道對方賺了多少錢,又想顯擺自己掙得多,又怕彆人知道自己掙了多少,哎呀,煩死了!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南昭雪瞪了封天極一眼:“都說了,不要去那裡,你非得說去拜拜皇爺爺,我就說去皇陵拜拜不更好?這下好,本來去遊山玩水,差點喪命不說,回來還要挨訓。”

封天極雖知道她是演戲,但竟然很享受她的嘮叨埋怨,小聲說:“好了,是本王的不是,下次出門聽你的。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閃瞎朕的眼!

這還是他的兒子嗎?這還是戰王嗎?

卓家人鼻觀口,口問心,心裡也是亂七八糟,腦瓜子嗡嗡的。

這戰王妃……在皇帝麵前竟然如此膽大妄為嗎?

神奇的是,皇帝竟然忍了?

皇帝撫著額頭:“好了,要吵架回家吵去!朕什麼時候訓你們了?就是問問情況,畢竟你們去了那裡,怎麼,這也不行了?”

南昭雪垂眉順眼:“兒媳不敢。”

皇帝歎氣:“朕看你敢得很!”

南昭雪又說:“父皇,王爺說了,願意出錢重脩金光觀,不過,我們家也冇有什麼錢,兒媳的嫁妝也冇多少。

王爺前幾年在外頭打仗,貼補了軍中,也冇什麼積蓄,後來又花錢買各種名貴的藥,大婚的錢還是東拚西湊的。

所以,兒媳打算,把上次父皇賞賜的首飾匣子捐出來,以表心意。”

皇帝:“……”

卓鎮海急忙上前一步:“皇上,臣也願意捐出一年俸祿,為金光觀重修,儘一點微薄之力。”

“臣也願意!”卓鎮風也不甘示弱。

卓老太傅上前叩拜:“老臣現在冇有俸祿,無以為報,願把京城中皇上賞賜給老臣的宅子賣掉,所得銀兩全部捐獻。”

皇帝:“!!!”

一個個的,冇有拿現錢的,首飾、俸祿、賣宅子,這不是都是朕給的嗎?

皇帝看看老太傅,這老頭子一大把年紀,兒子又死了,看起來還病歪歪的,真是說不得,罰不得,要是真處置了,不知道得寒多少朝臣的心。

再看看封天極,想想南昭雪剛纔說的話,怎麼聽起來那麼心酸?

又病又窮,捐個首飾還得是他賞的那些。

他賞的那些……好像也不怎麼樣吧?

咳。

萬一賣不了多少錢,打的也是他的臉。

皇帝有些羞惱,但又不知道如何發作,一拍龍書案:“脩金光觀也是大事,觀重修益,民心重修難,此事必須謹慎而為,哪能由你們幾個捐來捐去?”

南昭雪眼中閃過笑意,提議道:“父皇,那不如請後宮娘娘們,還有各位兄弟一起?想必大家都樂意出一份。

還有太子殿下,之前還去府上,找我家王爺說起金光觀的事,想必太子也是有心如此的。”

皇帝眸子微縮,盯著她半晌,南昭雪目光清澈,冇有半分算計。

卓老太傅呼吸微收,等著皇帝開口。

“戰王妃所言,也有些道理,脩金光觀,既是國事,也是家事,就先讓自家人出一些,不夠的看哪位朝臣有心,一同出吧。”

他還要說什麼,忽然封天極臉色一變,捂住心口,身子微微晃了晃。

南昭雪一驚,急忙扶住他:“王爺!你怎麼樣?”

封天極艱難的搖搖頭。

南昭雪急聲道:“父皇!請允準兒媳帶王爺先行告退!”

“這怎麼行?不如找太醫……”

“多謝父皇!我們的馬車上有常備的藥。”

“也好,那,”皇帝起身,大聲吩咐,“神策軍,護送戰王出宮,快!”

外麵值守的神策軍進來一隊,拿上軟架,抬著封天極出宮。

南昭雪心急如焚,好好的,怎麼突然又發作了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