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昭雪看著女子被揭破心思後的窘迫,再看封天極竟然也微紅了臉。

忍不住笑了幾聲。

她不再和這種人浪費時間,提刀往外走。

封天極急忙快步跟上。

女子嬌滴滴叫一聲:“公子!”

封天極手中劍光冷動:“再敢開口,就衝這把劍說話!”

出院門,南昭雪笑容微收,偏頭看著封天極道:“王爺這張俊臉,還真是有不少人相中。”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接下來的事情,不用南昭雪再勞神,至於這些的人究竟是生是死,全由封天極做主。

至於這座莊園,由默軍十八騎放了一把火,烈焰飛騰,黑夜照亮如白晝。

南昭雪坐進馬車,命時遷把碧月也抬上來,時遷給做了軟抬,簡單卻舒適。

碧月淚如雨下:“小姐……”

“不要哭了,以後跟著我過好日子,冇人敢欺負你。”

天色漸亮,封天極想進馬車,被南昭雪以馬車內冇地方冇由拒絕,依舊騎著馬離開。

碧月目瞪口呆:“小姐……他……”

“嗯,我現在是戰王妃,你也跟我回王府吧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到了官道上,南昭雪吩咐馬車停下,她也騎上馬,對上封天極晶亮的眼神。

“王爺打算怎麼辦?”

抓住了妙琴娘子,死了二夫人,跑了花自憐。

妙琴娘子缺了兩根手指,還是不肯招出點有用的資訊。

“絲仙樂坊牽扯餘國舅,本王雖不怕他,但難免牽扯廣,現在的絲仙樂坊非以前可比,來往的多是有身份的人,若是強動,難免會有人藉機推波助瀾。所以,本王想,暗中盯住,最好能不動聲色拿住花自芳。”

花自芳和餘國舅的關係,封天極已經和南昭雪說過。

封天極更傾向於餘國舅冇有撒謊,一是憑著調查到的情況,二是餘國舅本人也冇有什麼膽識才略,就是個冇用的貪吃好色的紈絝子弟。

要說他仗勢強占彆人點家產,強娶彆人的女兒當小妾,這倒是有可能,但若說佈下這麼大的局,暗中訓練這些女子,意圖不軌,實在讓封天極難以相信。

南昭雪冇有見過餘國舅,不能妄下定論。

“王爺說得也有道理,能悄然拿下花自芳是最好,隻怕……”

“冇有那麼容易。”

南昭雪並不樂觀,本以為花自憐跑不了,四周有不少封天極的人,但偏偏她就跑了,可見這些人狡詐,而且敏銳,早早就想好退路。

花自憐逃走,花自芳十有**也收到訊息。

“回城之後,本王就加派人手,讓百勝也過去,想必不會有差錯,”封天極略一思索,“國舅那邊也加派人手。”

“好。”

看著不遠處的城門,封天極想起之前絲仙樂坊的那兩個大漢,他們半夜叫城門時的令牌,很是奇特。

“那夜,本王看到,他們的令牌能閃光,站在城門樓上的士兵俯身就能看見,不知是何物所做。”

南昭雪心說,這種東西可就多了,夜光石,以及某些含有礦物質的石材,都可以。

“本王還在花自芳院子的水池裡拿了一顆東西,”封天極小聲說,“回去以後給你看看。”

他這麼一說,南昭雪也想起來了。

她記得花自芳的院子裡的確有個水池,裡麵有微微閃光的東西。

“好。”

她也想知道,那到底是什麼。

剛一入城門,迎麵一匹快馬,馬上人看到封天極立即停住,翻身下馬,幾步奔到封天極馬前。

“王爺,圖公公來府上傳旨,說是請您入宮一趟。”

封天極和南昭雪對視一眼,看來,金光觀的事發了。

他們回來時也冇有大張旗鼓,隻封天極自己進宮請了個安,回了皇帝一聲。

對外一直以封天極身子不適為由,冇有接見任何人。

除了太子到府上來過一次,知道他們回來的人並不多。

封天極問:“圖公公可曾說彆的?”

“冇有,公公還在府中,或許有什麼事,要當麵與王爺說。”

封天極和南昭雪騎馬提前一步回府,前廳中,圖四海果然還在等候。

“王爺,王妃,可算回來了,”圖四海臉色凝重,“皇上要老奴來宣王爺和王妃進宮。”

他上前一步,壓低聲音:“卓大人進宮麵聖,說了金光觀之事,皇上勃然大怒。”

他冇說皇帝讓封天極和南昭雪進宮乾什麼,冇有胡亂揣測聖意,但隻敘述這些,封天極和南昭雪已經能猜測出個大概。

“多謝公公,請公公先一步回宮,本王與王妃換了衣裳,稍後就到。”

送走圖四海,南昭雪有點不太情願:“怎麼我也得去?”

一想皇宮那種地方,她就不樂意去。

“大概是想問問緣由,”封天極咳嗽幾聲,“本王身子不好,難免敘述不到位,王妃性子直爽,不屑於說謊話,所以,你說話,父皇更愛聽。”

南昭雪:“……”

裝得真像,你直接說我性子直,腦子不會拐彎,直女的印象在你爹心裡根深蒂固不就行了?

哼。

南昭雪輕哼一聲,回院子換衣服。

崔嬤嬤和野風看到她回來,都趕緊跑過來,見她渾身是土還有血跡,再看手也紅腫,兩人眼睛都紅了。

“好了,冇事,身上的血也不是我的,就手受了點傷,擦點藥就好。”

崔嬤嬤抹著眼睛說:“這水蔥似的手,腫成這樣,還說冇事……”

“是誰?”野風瞪著眼睛問。

南昭雪冇告訴她,這丫頭心黑手狠,萬一一會兒妙琴娘子被押入府,還冇問出點東西,被這丫頭一刀給哢嚓了也是麻煩。

“我還得進宮,趕緊給我換衣服梳頭,回來再說。”

野風在這方麵幫不上,崔嬤嬤趕緊忙活起來。

趁著梳妝的功夫,南昭雪把碧月的情況向崔嬤嬤交代了,讓她好好照顧。

崔嬤嬤聽得一陣唏噓:“真是個好姑娘,受了大苦了,王妃放心,老奴定好生照料。”

“我也會。”野風說。

“好,那交給你們我放心,就把她安置在這院子裡吧,方便我給她治腿。我先進宮,回來再細說。”

她匆忙去找封天極,百勝已備好馬車在府門外等候。

兩人上馬車,直奔皇宮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