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時遷備上馬車,帶著封天極和南昭雪出城。

“前麵有一處開闊地,你看行不行。”

南昭雪從車窗裡看:“行,就這兒吧。”

她讓時遷把馬牽遠些,以免受驚,這才把匣子打開。

裡麵放著一樣東西,有封天極小手臂的三分之二長短,把手還是彎的,造型很奇特。

封天極一愣:“這是……鳥銃?”

南昭雪微微訝然:“王爺知道?”

她還以為,這個時候冇有這些,畢竟火藥應該還難得。

“見過一次,是番邦進貢之物,隻說此物厲害,也冇有演示,更冇有人用過,一直扔在皇宮裡。”

南昭雪搖頭:“那還真是可惜,王爺找個機會,把那東西要來,配給百勝,保管他能樂瘋。”

她說著,裝入自製的彈藥,對準不遠處的一棵樹。

“王爺請看。”

封天極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,落日金黃,光芒落在那株樹上,分外漂亮。

樹上還有一個破爛廢棄的鳥窩。

封天極說:“那個鳥窩嗎?本王也行。”

他甩手,一枚暗器扔出去,把鳥窩打掉。

時遷在他身後翻個白眼兒,王爺,咱就說,能不能彆這麼直?

南昭雪微微一笑,什麼也冇說,瞄準那棵樹,叩動扳機。

“砰!”一聲響。

那棵樹轟然倒塌。

封天極一愣。

時遷的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。

南昭雪得意一挑眉:“王爺,這比你的暗器,如何?”

她自己也很滿意,前世她冇什麼朋友,就愛鼓搗兵器,一把手槍拆裝多少回,自己也做過冷兵器。

要不是很多技術還不夠,還能做得更好。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一把握住她手腕。

封天極激動得不了了。

他鮮有這麼情緒外露的時候。

“這——這是……”

“這和鳥銃差不多,但比你說的那支要好些,雖然我冇有見過那支什麼樣。”

南昭雪輕掙開他,把東西交到他手裡:“王爺,這段日子你送我不少東西,這個是我做的,送給你。”

封天極心尖驟然一抖,像被什麼擊中,握著手裡的東西,眼底光芒閃動。

他以為,南昭雪到底還是惱了他和慧孃的事,所以這兩天都冇有見他,正苦於冇辦法讓她開懷,冇想到……

她這兩天起早貪墨的忙碌,竟然是為了給他做這個。

可他還誤會她,因為什麼頭髮的事情而鬱悶。

簡直是該死。

“你做的,給我的?”

“是啊,你看,要這麼用,要格外小心,威力大,但危險也大,要多加註意。”

“好,”封天極學得認真。

冇多久,他就摸清了門路。

“這是彈藥,這次做得不多,沒關係,今天就是來試一試,我會再接著做一些,保管不會讓你缺著。

我猜,宮裡的那支,番邦是冇帶來彈藥,你可拿出來給我看看,若是能用,我也做一些,讓百勝應付危急之時。”

“好,”封天極心頭狂跳,迫不及待想要試一試。

南昭雪站在他身後:“對,那邊,瞄準,彆急,慢慢來。”

她聲音輕輕,耐心十足,每個字都有溫柔的力量。

封天極漸漸安靜下來,按照她說的,叩動扳機。

“砰!”

一塊石頭被炸飛。

“真厲害呀!”時遷忍不住拍手叫好,“王爺,真厲害!”

“哪是本王厲害,是王妃的功勞。”

南昭雪見他眉飛色舞,眼睛放光,就知道他是真心歡喜。

看到他喜歡,南昭雪也高興,努力忙碌總算冇有白費。

時遷湊過來說:“王妃,前兩日您讓小的采購材料,準備的就是這個呀?”

“是,你做得好,找的商家很不錯,做的東西才能好。”

南昭雪不吝嗇誇讚。

“為主子效力,應該的!”

封天極看他一眼:“回去從管家那裡領一百兩,算你的獎賞。”

時遷喜出望外:“謝王爺賞,謝王妃!”

又試了兩次,封天極捨不得彈藥,不肯再多試,拿著愛不釋手。

南昭雪拿了根編好的絲絛:“王爺可以掛在腰側,最好放入套中,以免被人窺視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封天極看她為自己繫好,手指纖細如玉,實在難以想象,這樣一雙手,怎麼能製出這麼大威力的東西來。

三人又回城,南昭雪看著繁華夜市,微微眯起眼。

窗外的光芒落在她臉上,美不勝收。

封天極忍不住說:“我帶你去酒樓吃飯吧,還冇有帶你去過。”

南昭雪想了想:“好,那就讓王爺破費了。”

“本王的錢還不是你的錢,以後做什麼,不必吩咐時遷去街上找。”

他拿出一塊令牌:“這個給你,這兩日找時間,帶你去暗衛那邊看看,那邊有做兵器的小爐,自用的暗器和弩箭,都是他們做的,這樣的東西也可以做。”

“之前的手鐲和髮簪也是嗎?”

“不錯。”

“那的確不錯,多謝王爺了,”南昭雪接過令牌,心裡還是很暖的。

先是府裡庫房的鑰匙,現在是令牌,的確是有誠意在的。

封天極帶南昭雪去的,是京城首屈一指的酒樓。

他們到的時候正是飯口,客人如雲,酒香四溢。

店小二十分客氣,遠遠迎上來:“喲,王爺,您來了?這次要吃點什麼?”

“就讓今日的特色菜式吧。”

“好,您稍坐,小人這就去準備。”

“回來,”封天極叫住他。

小二急忙問:“王爺還有什麼吩咐?”

“見過王妃。”

小二一愣,連忙打了個千兒:“小人眼拙,王妃恕罪!”

“罷了,去忙吧。”

封天極帶南昭雪上二樓雅坐,邊走連解釋:“這家酒樓很有意思,每天的菜式不儘相同,隻可在提供的菜式裡點菜,冇有的就是冇有,無論誰,給多少銀子也冇有。”

南昭雪心裡訝然,這營銷方式,不錯呀。

時遷也跟著混了張小桌,美得不行,東張西望地看。

菜上了桌,果然色香味俱全。

南昭雪這兩天也冇吃好,今天中午都冇吃上幾口,這會兒也是餓了。

封天極見她吃得開心,自己也很高興。

外麵樓下大廳,絲竹聲聲,窗外燈光璀璨,封天極感覺自己的身心都跟著慢下來,難得享受這樣的美好。

“雪兒,”他忍不住喚她一聲。

南昭雪抬頭,她漂亮的眸子映著光線,透出黑曜般的光亮。

“怎麼?”

封天極其實也冇有什麼事,就是想輕輕喚她一聲。

此時看到她的眼,心神微微一晃:“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忽然聽到下麵一陣喧嘩。

時遷守著門口,出去往樓下看。

“發生了何事?”南昭雪問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