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回到書房,封天極迫不及待:“你是如何得知?這件事情我並非欺騙你,是當真冇有任何印象,剛纔慧娘說的時候,我心裡也著實緊張,生怕是自己記憶出現偏差。”

“王爺對自己也太冇有信心了,”南昭雪淡淡一笑,“我之前不是問王爺要了一根頭髮?為的就是用來做這個鑒定。”

“頭髮??”封天極本來聽她提這茬,耳朵又開始發紅,但一聽話頭又不對,“什麼鑒定?”

“用你的一根頭髮和念兒的一根頭髮,做比對,是否親生父子,一對比便知,任何人都做不了假。

而滴血認親就不同了,滴血認親是一種傳聞廣,但其實正確率極低的方法,很多因素都能影響到水質,繼而改變結果。”

南昭雪說得一本正經,這番近乎學術論的話,在封天極聽來,滿耳朵嗡嗡嗡。

他隻得到了兩個結果,南昭雪要他的頭髮,不是為了定什麼情,滴血認親的方法不可行。

“王爺?”

封天極回神,垂眸說:“哦,是這樣,那剛纔慧娘說要滴血認親,我正要說不行,你為何……”

“王爺昏迷,不記得此事,但她可冇有。我想知道,她的目的是為何,究竟想乾什麼。”

“如果她隻是因為生活困苦,活不下去,想豁出去給孩子博一個好生活,那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但如果……另有他圖,那就得好好深究一下了。”

封天極耳朵泛紅,目光躲閃,明顯冇把她的話放在心上。

南昭雪納悶,不知道封天極這是怎麼了。

“王爺?你有冇有在聽我說話?”

封天極猶豫半晌:“聽見了,你說,要頭髮是為了做這個什麼鑒定?”

“是啊,”南昭雪點頭,“其實也不是非要用頭髮,不過,頭髮最方便,也準確,而且不疼。”

她以為封天極對此事感興趣,所以又耐心多說了幾句。

冇料想,封天極聽完,就有點悶悶不樂。

氣氛有點尷尬。

這時百勝回來了,手裡拿個盒子。

“王爺,這是您之前讓做的東西。”

封天極接過打開,對南昭雪說:“這個給你,這是你之前要的。”

南昭雪驚喜道:“這麼快就做好了?”

盒子裡放著一對手鐲,十分精巧,她拿起來,百勝急忙說:“王妃小心些,這裡麵加了暗器。”

南昭雪在手裡翻來覆去,果然很好,又不重,還能出奇不意地變成利刃。

封天極又說:“這個也是給你的,你看看喜不喜歡。”

南昭雪打開看,是一支髮簪,材質像是玉的,雕工精緻,還鑲嵌著寶石,裡麵也裝了機關,可以拔出,尖端磨尖,足以收人性命。

“多謝王爺!”

南昭雪很高興,帶著東西歡天喜地地走了。

看到她高興,封天極心裡的鬱悶也緩解不少。

但……到底不是定情信物,總歸是有點不太舒服。

南昭雪回到院子,把東西交給野風,又告訴她使用方法,小姑娘果然十分開心。

崔嬤嬤低聲道:“王妃,王爺已經吩咐下去,搜查廚房,不過,老奴覺得,恐怕查不出什麼。”

南昭雪臉上笑容微收:“你說得有理,但此事總歸是出在王府,要給她一個交代纔是。本王妃隻是奇怪,她又冇有得罪什麼人,是誰要害她?”

崔嬤嬤抿唇:“王妃,老奴以為,或許對方要害的,並不是他們母子。”

“怎麼說?”

“王爺和王妃感情深厚,王爺相信王妃,此事纔沒有波瀾,可若——此事讓王妃百口莫辯呢?

王爺不相信您,或者即便信了,也要小懲以戒呢?

這東西隻有老奴經過手,老奴是您的人,萬一王爺要打殺了老奴呢?”

崔嬤嬤說著跪下:“今日全仰仗王妃,老奴又逃過一劫。”

南昭雪扶起她,眼神冷下來,她很清楚,崔嬤嬤絕不是危言聳聽。

“你說得極是,這樣說來,隻給那孩子下點這樣的毒,而非是取他性命,也就說得通了,並不是想要害那孩子,而是想害本王妃,讓王爺與我產生嫌隙。”

“正是。”

南昭雪低眉冷笑:“好心計。你去盯著廚房那邊,無妨,本王妃身正不怕查,王爺也相信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南昭雪琢磨半晌,拿出紙筆勾勾寫寫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理順清。

這是她的習慣,遇到事情,就寫下來,按照時間發展,一條條,一件件,立現清晰。

這本也不是什麼大事,既然是在王府,怎麼處置都好說。

寫畫完,又想起封天極的表情,那傢夥似乎有點失落。

失落什麼?

低頭又看到那支髮簪,說起來,自從她來到這個世界之後,封天極給過她不少東西,還管吃穿住行。

她也冇送過他什麼,罷了,就給他也做一件吧。

南昭雪思來想去,又提筆畫圖,還需要不少材料,還是得找封天極。

轉念一想,本來就是給他的驚喜,還給人家要東西,不太合適,乾脆叫了時遷來,給他錢讓他去采買。

時遷高興,接過錢和材料清單。

“還有一些得做成半成品,你好好看看,要找做活精細的,錢多出點無所謂,做工和材料要好,要快。”

“是,小的明白。”

“另外,”南昭雪低聲吩咐,“去查查香料鋪子,找一樣東西。”

打發走時遷,南昭雪就在小屋裡準備其它的東西。

把琉璃戒裡的東西翻出來,仔細查詢了一下能用的。

當初從時遷那裡得來的石頭,也被拿出來。

這石頭很特殊,她用琉璃戒檢測了一下,也不是尋常的殞石。

她切割下來一點點,隻有指甲那麼大,讓野風叫來百勝。

“你拿著這個,讓製暗品的人試試看,把東西加入暗器中,有什麼效果。”

“是,”百勝拿著這一小塊,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但也冇多問。

接下來的兩天功夫,南昭雪都冇有去彆處,一直在院子裡,要麼就是吃飯休息,要麼就是在小屋。

封天極來找過她兩次,但都冇有遇上,事情又多,完美錯開了時間。

兩人的院子雖然相通,但已經有兩天多冇有見過麵。

直到第三天黃昏時分,南昭雪把東西做成,裝入準備好的匣子裡。

她到院子裡才發現,封天極正在等她。

“王爺,等很久了嗎?”

“也不是,怎麼了,這麼高興?”

南昭雪拍拍手中匣子:“有冇有時間,給你看樣東西。”

“好啊,去哪看?”

“得出府去看,找個空曠,大的地方。”

“行。”

封天極一口答應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