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時遷笑眯眯的進來,先向封天極行了禮,又對百勝和百戰拱拱手。

“王爺,管家大叔說,小人到王府,要發一塊腰牌,腰牌他那裡走,但是冊子上需要王爺您簽個字。”

封天極點點頭,是有這麼個規矩,雖然說這些瑣事他不管,但正式入職的家仆,還是要由他簽字獲準,交予管家,管家也好進行統一管理。

封天極給他簽了字,問道:“時遷,本王問你,若是有個女子向男子要頭髮,這是何意?”

時遷眼睛微亮:“王爺,這當然是大好事呀!”

“怎麼講?”

“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,一般情況下不可損毀,但有一種情況下例外,那就是結髮的夫妻,結髮結髮,結的也是心呐!

女子索要男子頭髮,這意思還不明顯嗎?說明她喜愛丈夫,心繫丈夫,願白頭到老。”

封天極垂眸,眼底溫情湧動,心裡也是百般滋味。

百勝暗自讚歎:還是時遷厲害啊,真是學到了。

百戰一臉不解:“難道不是要練蠱術嗎?”

時遷一愣:“什麼蠱術?”

“就是要頭髮和指甲練蠱,控製男子。”

時遷:“……”

大兄弟,你可真敢說。

封天極抬眼看看百戰:“明日讓管家準備一些過年的東西,你還押回莊子上吧。”

百戰愣住:“王爺,距離過年還有段日子,現在就準備年貨?”

“嗯。”

“屬下……”

時遷心說:這大兄弟,再不去準備年貨,你都要被做成年貨了。

南昭雪吩咐野風看著院子,不許其它人進入,她進宮用琉璃戒試著做鑒定。

她哪裡知道,一根頭髮,引發了幾個男人的猜想,還把剛剛被叫回王府的百戰,又送回莊子上。

正等著出結果,南昭雪心裡也有點忐忑的,凡事總有萬一,當時封天極的情況,他自己也不太記得,會不會有什麼其它的意外?

通過這次和慧孃的談話,南昭雪不相信,慧娘對封天極一點感覺冇有。

院子裡響起說話聲,是崔嬤嬤從外麵回來,正和野風說話。

“主子說了,有事,不讓任何人進去。”

崔嬤嬤也知道野風的脾氣:“那王妃有冇有說要多久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去說,就說慧娘那邊出了事。”

“主子說,任何人,包括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南昭雪聽得清楚,對外麵說:“崔嬤嬤,進來說。”

反正也是等結果,她問崔嬤嬤發生了什麼事。

崔嬤嬤臉上有些許急色:“王妃,不好了,那位小公子突發急症,腹痛不止。”

“什麼?!”

南昭雪立即起身: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就在剛剛,老奴聽說了趕緊來回話。”

南昭雪讓她拿上藥箱,迅速去看。

半路遇見封天極,看到她拿上了藥箱,也不再多言,一同去看。

南昭雪問:“王爺是怎麼知道的?”

封天極默了一瞬:“是慧娘讓人來告訴我的。”

“我今日去看過她,給念兒帶了些點心吃的,不知是不是這個緣故。”

崔嬤嬤急忙道:“那些點心是老奴從廚房帶回來,親手交到王妃手上,王妃也未打開過,斷然不會與王妃有關。”

封天極道:“本王從未懷疑過王妃。”

“是,老奴失言。”

南昭雪抿抿嘴唇,語氣坦然:“先都彆急著認錯,究竟怎麼樣,看過才知道。”

慧娘已經帶著念兒回到院中,還冇進屋,就聽到念兒的哭鬨聲。

南昭雪快走幾步,慧娘正抱著念兒哄,淚水漣漣。

看到她,怔了一下:“王妃。”

“孩子如何了?”

慧娘冇說話,雙手更緊的抱住孩子。

以一種保護的姿態。

南昭雪眉心微不可察的一跳。

封天極隨後進來,慧娘看到他,眼淚又湧出來,嘴唇微微顫抖:“王爺,救救念兒啊,求您救救他吧……”

念兒費力的睜開眼睛:“爹……爹爹……”

“王妃擅長醫術,就請她給念兒看看吧。”

慧娘咬著嘴唇不吭聲,抱著孩子冇有撒手。

“慧娘?”封天極垂眸看她,“你意下如何?”

慧娘呼吸快速:“好,我聽王爺的,先給念兒看好病。”

南昭雪也冇在乎她話裡的弦外之音:“把孩子放到床上吧。”

她迅速給念兒檢查一下,輕輕一按肚子,孩子痛撥出聲。

慧娘急忙衝過來,一把又把孩子摟回去,警惕地看著她。

“這是檢查的必要經過,你這樣隻會拖延時間,”南昭雪冷靜地說。

封天極開口:“慧娘,把孩子放下。”

慧娘又不捨得放下念兒,抹著淚站在一旁。

南昭雪迅速有了結論:“中毒。”

慧娘瞪大淚眼,抽泣著說不出話。

封天極問:“那要如何?”

“放血,看一下是什麼毒,毒不隻千萬種,解毒必須要對症。”

“放血?那該多痛啊……”慧娘泣不成聲。

“王爺,你先帶她出去吧,崔嬤嬤,去準備我要的東西,在門口守著,不要讓人進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慧娘聽到這裡,再也忍不住,“撲通”一聲跪下:“王妃!我知道,您不喜歡我,不滿意我住入王府,我也知道自己不能白吃白住,這纔想著去乾點力所能及的活。

您要還是不滿意,那我可以帶著念兒離開……我並非是要賴在王府不走,也不是來打秋風,隻因出來的匆忙,舉目無親,又事關重大,所以才冒險來找王爺。

王妃!求您放過我的孩子,有什麼不滿,衝著我來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為,當牛做馬也毫無怨言……”

她哭得眼淚嘩啦,字字泣血,一個苦情又偉大的母親,淋漓儘致。

封天極低頭看著她,語氣冷然:“慧娘,你在胡說什麼?”

“王爺,我冇有胡說!下午的時候念兒還好好的,吃了點心之後,就……就……

王爺,我什麼都冇想爭,今天那位小姐還來教訓了我,下午念兒就出事,王爺,您要我如何想?”

南昭雪輕笑:“慧娘,本王妃以為,現在最重要的,是給念兒解毒治療,其它的事,容後再說,你以為如何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王爺在此,你覺得我會對念兒如何?與其在這枉自擔憂,不如抓緊時間,安心等候。”

慧娘無語凝噎,戀戀不捨地看著床上的孩子。

南昭雪無視她這苦哈哈的樣子:“出去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