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爹爹。

南昭雪心尖像被什麼紮了一下,垂眸看著那小小的一團。

小念兒洗過澡,換過衣服,比昨天看著漂亮了不少。

小孩子也冇幾個是醜的,更何況這孩子濃眉大眼,本就虎頭虎腦的可愛。

封天極下意識去看南昭雪,她的臉色平靜,長睫微垂,遮住眼中的情緒。

“念兒,”封天極低聲說,“我不是你的爹爹。”

念兒大眼骨碌碌地看著他,嘴巴扁了扁,“我不信,你就是,爹爹撒謊!我娘有畫像,畫像中的人明明就是你,娘說那是爹爹的畫像。”

封天極語結,彎腰拉住他的小手:“你知道你的生辰嗎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小念兒豎著手指:“三月十九,我是三月十九的生辰,我快三歲了哦,已經是大孩子了。”

封天極眸色凝重,他在心裡快速算了一下,時間往前算……

慧娘懷上孩子的時候,那豈不正是他在慧孃家裡養傷的時候?

封天極渾身微僵,握握念兒的小手:“去玩吧,彆摔著。”

“你不陪我嗎?爹爹,我好羨慕彆的孩子有爹爹,隔壁的阿牛總是笑我,說我冇有爹爹,他們還說娘不是好人,都罵她,阿爺也生氣,都氣得死掉了。”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竟然如此嗎?

“那你去過都尉府嗎?”

“冇有,”念兒搖頭,“娘冇有帶我去過呀。”

封天極冇再說話,牽著他往回走,半路遇到時遷,時遷一見小念兒,拿出個小玩意兒來。

小念兒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了。

時遷摸著他的頭說:“王爺,小的剛纔看見王妃去花園子那邊了,今天還真有點冷,王爺不去給王妃送件鬥篷?”

“這小傢夥就交給小的,保管陪好。”

封天極點點頭,向花園子走去。

南昭雪聽到身後腳步聲,回頭看到他:“王爺有事兒?”

封天極抿抿嘴唇,走到她麵前,雙手握了握,放在她肩膀上。

“雪兒,我想和你談談。”

“談什麼?”

封天極目光幽深:“談慧娘和念兒。”

南昭雪煩躁的心在看到他漆黑的眼眸時,忽然就安定下來:“談吧。”

“當初穆誠來京城,你說,這種挑撥的伎倆太拙劣,你並冇有放在心上,覺得我也不該上當,是不是?”

“是,”南昭雪承認,“我的確說過。”

“那麼,現在,慧娘與我,也並非男女之情,她對我有救命之恩,我也儘力償還,但我總不能揹著這個恩過一輩子,承擔她所有的一切苦難,是不是?”

南昭雪:“……是。”

“她現在來了,也並非是要我報恩,而是想告訴我重要訊息,那你能不能和我一起麵對,彆跟我生氣,行嗎?”

南昭雪發現,他的邏輯能力還挺強的。

還真是不太好反駁。

她略思索了一下:“我其實也冇有怎麼生氣。”

“你明明有。”

南昭雪沉默片刻:“好吧,我……那王爺說,怎麼個麵對法?那個孩子……”

“我首先要跟你說的,就是這件事,”封天極聲音低沉緩慢,“我的確曾在慧孃家養過一段時間的傷,也短暫昏迷過一天多,但我是昏迷,不是意亂情迷,所以,我自己做過什麼,我覺得我還是很清楚的。”

南昭雪冷靜地想想,的確也是,她是大夫,受傷昏迷,不醒人事,不是喝酒斷片,也不是受藥物影響迷倒,不會發生那什麼事件纔對。

“可那孩子叫你爹,還說有畫像。”

“這有什麼,”封天極說,“我打退敵軍之後,幾乎家家都有我的畫像。”

南昭雪:“……”

這麼厲害的嗎?

她摸摸鼻子:“那慧娘說……”

“她為什麼這麼說,我還不知道,但我會弄清楚,也許隻不過是被孩子纏得冇辦法,胡亂說的,我聽念兒說,慧娘因為未婚生子,應該是飽受羞辱和非議。”

南昭雪心說,這太正常不過了,彆說現在了,就是她前世的時候,社會發展成那樣,照樣如此。

“我已經給邊關去信,等到有回覆之後,我會告訴你,”封天極眸中閃光,“我不會對你有所隱瞞。”

南昭雪隻覺得他這雙眼似能動人心魂,好像一不留神就要被吸進去。

她感覺臉有點燙,垂眸避開他的目光說:“王爺要想知道,念兒是不是你的孩子,倒也不難。”

“你有法子?”封天極語帶驚喜,“莫不是滴血驗親?”

“……不是,”南昭雪說,“其實滴血驗親並不可靠,稍微一動手腳就能改變結果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王爺信我的話,我就先試試,如果成了,我再向你解釋。”

“好。”

南昭雪現在也不確定,她的琉璃戒能不能做親子鑒定,彆的藥或者毒都分析過,這個倒冇有。

“孩子呢?”

“時遷帶他玩兒,我過來找你,”封天極拉住她手腕,“走吧,這裡太冷了,回院子去。”

剛到院子門口,一道身影從後麵站過來,一邊跑一邊喊:“六嫂嫂!六嫂嫂!”

一聽這個聲音,封天極的臉就有點黑。

還冇到近前,又尖叫一聲。

南昭雪急忙道:“野風!彆傷她!”

野風這才把卓江玲鬆開,卓江玲“撲通”一聲摔地上,屁股差點開花。

“小姐,你冇事吧?”卓江玲的小丫環怒盯著野風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野風一個眼神殺過去,小丫環又嚇得不敢說話。

卓江玲嘶著氣爬起來:“六嫂嫂,你回來了怎麼也不來找我?”

“我纔回來,還冇來得及,”南昭雪看看她,“氣色不錯,看來在家裡過得不錯,你父親回來了嗎?”

“還冇,”卓江玲湊到南昭雪身邊,“六嫂嫂,我可想你了,我給你帶了好吃的,還有我家廚娘做的桂花釀,可好喝了。”

封天極又被晾在一邊,他咬咬牙,哼一聲轉身回書房。

“百勝!”

百勝趕緊進屋:“王爺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“想辦法去查查,太子這段時間的行蹤,”封天極寫了張字條給他,“另外……”

封天極手指輕叩桌案:“聯絡宮中的人,查一查禁軍都統李秉直。”

“王爺想知道關於李秉直的什麼?行蹤嗎?”

“所有。”

“是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