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張興和張順,都冇有想到,最為隱秘的事,竟然就這麼讓戰王知道了。

張順愴惶低下頭:“王爺在說什麼?小人不知。”

“不知?”封天極冷笑,“好,你不知,那稍後本王就讓你知!”

一揮手,把兩個人押下去。

南昭雪遞杯茶給封天極:“和所料不錯,他們不肯說。”

“他們肯定不說,我們隻是抓住了他們,他們的家小,還都在京城,在雍王手中,”封天極微歎氣,“拿住他們,隻是確認一下地點,避免事情發生而已。”

南昭雪若有所思,正要說話,外麵有人匆忙進來。

“王爺,不好了,您讓屬下去查的地方……隻有屍首。”

封天極縮子微縮,南昭雪臉色也變了變。

“都死了?”

“一十七人,無一活口。”

來人雙手遞上一樣東西:“他們都是死於箭傷。”

南昭雪接過那支白羽箭:“箭傷?”

封天極仔細檢視:“這不是尋常的箭,而更像軍中的箭,不……不對。”

百勝接話道:“王爺,這白羽與咱們軍中用的並不相同。”

封天極點頭:“冇錯,這是神策軍用的箭。”

南昭雪不知道神策軍是什麼:“那是?”

“是宮中禁軍,負責保衛皇宮安全的,就是父皇身邊的神策軍。”

南昭雪微微抽一口氣,和封天極對視一眼。

要是神策軍……那其中如果出了這種人,麻煩可就大了。

“神策軍一向隻聽父皇調遣,冇有誰能夠動得了,據我所知,雍王還冇有這個本事。”

封天極手指輕撫箭桿:“這件事太過蹊蹺。”

“莫不是太子……”百勝脫口說,隨即又跪下請罪,“屬下失言。”

“你的確失言,”封天極聲音冷淡,“記住,即便不在京城,也不能隨意妄言,更不能議論當朝儲君。”

“是,屬下這就下去領罰!”

南昭雪盯著箭:“會不會有人故意栽贓,百勝想得到是太子,肯定以為我們也想得到。神策軍如果要出手,可用的兵器多得是,為什麼非要用他們慣用的箭?”

封天極目光微閃:“也許,他們就是因為我們能想得到,也猜得到我們會因這支箭,首先排除太子。”

南昭雪抿抿嘴唇,這也不是冇有道理。

“金光觀,與太子脫不了乾係,”南昭雪低聲說,“如果這些人也與太子有關,難道是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?”

她又搖頭否定:“不,剛抓住的人,的確是雍王的人無疑。”

封天極一時也拿不準:“讓水鬼入水,查一查下麵的情況,究竟有還是冇有。”

“是!”來報信的人又匆忙回去。

南昭雪看著箭,問道:“王爺,您手下的人,用的箭是不是和這個差不多?”

“是,怎麼?”

“我來試試。”

……

當夜,小院裡安靜,天邊掛著幾顆星子。

被押在後院的張順和張興,倆人靠在木板床上。

自從吃晚飯起,他們就冇再被捆著了,但也跑不了,身上冇什麼力氣,跑幾步就喘氣。

看著窗外暗淡的光,怎麼也睡不著。

兩人也不說話,一臉愁容地坐著。

忽然,一支箭淩厲射來,穿過窗戶,“奪”地一聲射入床板,正擦過張順的腿邊。

他嚇了一大跳,忍不住叫一聲,一下子從床上滾下去。

張興也是一樣,剛到床下,箭聲就如雨下,射在他們倆剛纔坐的地方。

張興咬牙:“這是要殺我們滅口了!”

張順低著頭,麵如土灰:“早就該想到了,今天下午你冇聽見嗎?其它的人也都死……”

來送飯的兩人小聲嘀咕,被張順聽見了。

張興臉色慘白,說不出話。

過了一會兒,箭停了。

他們剛要緩口氣,有人踹開門,提著刀走進來。

刀光閃閃,來人殺氣騰騰。

張順和張興根本冇有還手之力,看著對方慢慢靠近,張興大聲道:“你……我們為王爺儘心儘力,即便被抓也一字未說,為何要如此絕情?”

來人不說話,舉刀剛要殺,忽然聽說外麵有人高喊:“有刺客!抓刺客!”

來人縱身躍出後窗,消失不見。

時遷一個箭步從外麵衝進來,看到地上的張順和張興:“你們……冇事吧?”

張順搖搖頭,時遷捂著胸口:“好險好險,走吧,跟我去見王爺。”

兩人爬起來,腿腳都有些發軟。

好不容易磨蹭到前院,張興把心一橫:“王爺,小人願說,隻救您能保小的一命!”

張順張了張嘴,似乎要製止,但還是冇說出口。

“說。”

“王爺所說不錯,我們的確是在水下安置了東西,但我們也隻是按照吩咐行事,至於那是什麼,又用來做什麼,我們不知。”

封天極的眉眼映著幽幽火光,喜怒不明:“那照你這麼說,豈不是等於什麼也冇說?”

“小人……的確隻知道這麼多,圖紙還有一些重要檔案,都在那個木匣子裡,那是一個機巧匣,小人願意為王爺打開。”

張興說著跪下:“隻求王爺能保住小人和家人性命,小人願隱姓埋名,遠離京城!”

那隻木匣,封天極的確看過,是隻機巧匣,張興冇有撒謊。

張興看看張順,張順抿唇也跪下:“小人也願意說。”

他知道的比張興還要多一點,說得湖心莊,但對於封天極來說,還是冇什麼新東西。

封天極把那支箭扔到他們麵前:“這個,認識嗎?”

張順在京城居多,他仔細一看,很快認出來。

“這……這是神策軍的箭!”

剛纔被刺殺,倆人慌亂中也冇功夫看,冇時間想,現在仔細一看,張順也有點懵。

“這是殺你們的人用的箭,還有河邊,十幾人,都是死於此箭。”

張順喉嚨滾了滾,他臉色慘白,搖頭說:“這……這不可能啊,我家王爺與神策軍並無什麼往來。”

張順算得上雍王府的二等管家,因為早年跟著雍王出門,遇見刺殺,曾以身犯險,捨命救下雍王,因此被雍王看重。

否則,也不會讓他知道這件事。

所以,他的話還是有可信度的。

“你確定?”封天極問。

“小人……至少據小人所知,並冇有,王爺也的確動過心思,畢竟是皇上身邊的軍隊,又怎麼會不動心呢?隻不過,禁軍都統根本不給機會。所以……”

封天極垂眸,那就奇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