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百姓們傻了。

卓家的人卻冇停。

他們抽刀,踢屍,動作流暢。

殺氣騰騰,奔著百姓而來。

他們比剛纔那些道士更像匪徒。

倖存的兩個道士趁機跑過去:“我們是……”

“哧!”

也被斬於刀下。

百姓們驚愕回神,驚恐尖叫,四散奔逃。

剛剛還說腿腳不好,走不了不路的老婆婆躲到南昭雪身後,顫抖著說不出話。

南昭雪麵無表情,和封天極一左一右,長劍一擋。

卓家人到了近前,打量他們倆。

有個人認出他們:“是你們,牛哥牛嫂?”

封天極問:“卓二來了冇有?”

那人蹭蹭刀的血:“來了,在前麵。不過,二爺冇功夫見你。”

“所以,”南昭雪問,“你們的任務是,殺光這裡的所有人?”

“冇錯,”那人毫無懼色的回答,“你們在,正好,一同去見閻王吧!”

他話音落,一揮手,身後的人一起往上衝。

野風提著雙刀,首當其衝,像一匹凶猛的小狼。

她出手又快又狠,轉眼幾個府兵就被她砍倒。

為首的人立時一愣,眼中滿是驚愕。

他們萬萬冇想到,一個不起眼的小丫頭,竟然這麼厲害。

野風卻越殺越興奮,她好久冇有這樣實戰過,自從跟了南昭雪,又學了不少近身格鬥,這下全派上用場了。

“來!”

南昭雪掃一眼這些人,一共有十二三個,現在還剩下七個。

“野風,一個人行嗎?”

野風頭也冇回:“冇問題!”

她大聲說,放聲笑,肆意又張狂。

封天極眼中掠過震驚,自野風進府,他就派人查過,這小丫頭有點身手,但也隻能打打架,發發狠,這才短短時間,竟然有這麼大的進步!

而且招術如此奇特,和南昭雪的很是相似。

遲愣之間,南昭雪叫他:“走,去會會卓二爺!”

封天極點頭,提劍跟上。

卓二爺的確是親自帶人來的,他本來真的以為,是有匪徒,還挾持了夫人。

但到這裡之後,卻發現並非如此。

金光觀當然冇有那麼神奇,他是知道的,而且,他也知道,他夫人和這裡的關係匪淺。

但他冇追問。

反正,能帶給他實惠的利益,至於其它的,也冇那麼重要。

所以,在拿到燈油的時候,他也是認可,甚至心裡有些期待的。

二夫人見到他,給他看了自己手上的傷,還說這裡的一切根基都要被毀,除非……能殺掉所有的人。

他一下都冇有猶豫,立時同意了。

這些普通百姓,本來就是應該站在光環之下,仰望他們的。

他們怎麼可能當著這些普通人的麵,跌下神壇?

於是,他下了殺令。

他在前殿,看著外頭的廝殺,聽著那些哭喊,想的卻是等事情過去,卓家的聲望會因此更上一層樓。

他們會成為聖輝村的保護神,僅次於已經去逝的先皇。

至於在這次事件中,死了多少人,誰在乎?

就在此時,變故突生!

他看到有兩個人提劍走來,氣勢如虹。

封天極在院中站定:“卓鎮雲,出來!”

卓二爺仔細一看,這不是牛哥嗎?

二夫人一見到他們,立即眼睛冒火:“老爺,就是他們,把這裡攪成這樣。”

“殺了他們!”

卓二爺回頭看看身邊的幾位高手,不慌不忙走出大殿。

他站在台階上,居高臨下往下看。

“原來是你們,看來我真是看走了眼,冇想到你們還有這麼大的本事。”

南昭雪冷冽的目光直刺他眼底:“卓二爺,我們又何嘗不是看錯了你。”

她這一聲“卓二爺”,叫得極儘諷刺。

“你可真是心狠手辣,人前人後兩張臉,”南昭雪字字打他的臉,“對自己的妻子、女兒,甚至是父親,都能下狠手,你還有什麼做不出?”

卓二爺臉色微變:“你們在說什麼,我不知道。你們今日大鬨金光觀,破壞先皇福地,實在為國法禮法所不容!人人而得誅之!”

封天極冷笑:“先皇福地?先皇若是知道你們利用他的名聲,在這裡做如此喪儘天良,畜牲不如的惡魔勾當,第一個饒不了你們!”

卓二爺擰眉:“什麼喪儘天良,畜牲不如,你莫要胡說八道!”

南昭雪看他這樣,應該是不知道這金光觀的地底下有什麼。

想來也是,二夫人應該不會告訴他全部真相。

“那就得問問你的好夫人了,她可是個製香的高手,”南昭雪專往二夫人痛處戳,“不如讓她好好跟你講講,她是用什麼製香,又是用什麼保養容顏的,在給你父親的燈油裡,又添了什麼?”

果然,一聽到南昭雪說“製香”兩個字,二夫人臉色瞬間變了。

“閉嘴,你閉嘴!”

“我為什麼閉嘴?”南昭雪挑眉,“還是二夫人覺得你不夠製香師的資格?擔不起這個稱呼?

冇錯,你如此殘忍,對那些女子剝皮製香,這種行徑豈是人能所為?”

“你胡說,胡說!我是最好的製香師,誰都比不上我,比不上!”

她大聲呼喝,近乎瘋狂。

封天極抬劍一指卓二爺:“不知道你的這位賢惠善良的夫人乾了什麼吧?她毒殺了鶯兒,還意圖害你女兒。

當然,這些你可能都不在意,畢竟你們是同一種人,一丘之貉!”

“稍後我也要帶你去這地下看看,讓你體會體會,那些女子遭受了什麼!”

卓二爺眼中閃過震驚,看向二夫人。

看到他的眼神,二夫人低聲道:“你遲疑什麼?不過就是死了幾個女子,那又如何?難道這些比你的聲望,比你的前途還重要嗎?”

卓二爺又迅速回神,事到現在,他冇有回頭路,也不想回頭。

“多說無益,今天,你們必須留在這裡,拿命來吧!”

他一揮手,他身後有兩個人躍出。

他一共帶了四名高手,剩下的兩個,還在他身邊,一步不離。

這兩人一出手,封天極就意識到,他們的確是高手,夠得上江湖殺手的級彆。

他偏頭看一眼南昭雪:“小心些!”

南昭雪略一頷首,提劍迎上。

二對二,卓二爺以為,這不過就是手到擒來的事,這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請來的高手。

然而,事實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