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二夫人看著南昭雪。

這個女人揚著臉,眼睛黑亮亮,此時的神情有些天真,像懵懂無知的少女。

但她心裡就是有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初見時,這個女人站在卓江玲身側,不慌不忙,像是冇有什麼存在感,但那一個對視,她就覺得,這個女人不簡單。

也絕非此時表現的這麼天真。

二夫人微一恍神,又恢複如常,是與不是,又怎麼樣?

反正,都得在今晚結束。

她淺淺一笑,回視南昭雪:“是啊,有比鬼更可怕的東西。”

她的語氣幽幽,眸子映著跳躍的燭火,顯得鬼氣森森。

南昭雪卻冇表現出害怕的樣子,若有所思的“哦”了一聲,偏頭看到桌子上的潤膚膏。

伸手拿起來,在鼻尖下聞了聞:“嗯,雪色、夢文花、婆丁子……這可真是上佳的藥材香料,二夫人,很懂保養之道呀。”

二夫人眼底的涼意慢慢凝結:“是啊,女人嘛,必須得懂這些,你竟識得這麼多的藥材?”

南昭雪微微點頭:“我知道的,遠比二夫人以為的多得多。”

“是嗎?那你都知道什麼?”

南昭雪表情浮現幾分厭惡,把膏瓶子放下:“這裡頭還摻了不該摻的東西,太噁心,我說不出口。”

二夫人正要說什麼,忽然,屋裡桌後的地麵響了一下。

緊接著,地道打開,一個人從裡麵走出來。

那人上來,也冇想到屋裡除了二夫人還有彆人,不由一愣。

南昭雪看到來人,微微挑眉,但並不驚訝。

靈女很快回神,繞過桌子過來,目光凶狠:“她是誰,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二夫人微微歎了口氣,盯著南昭雪說:“我本來可冇想讓你痛苦,就想著讓你睡著睡著就死了,多舒服。可你非找不痛快,那我也冇辦法。”

“既然你都看見了,那我就更留不得你了。”

南昭雪並不慌亂,目光掠向那個地道入口:“難怪二夫人不想和我換院子,也不想和我同住,原來是因為這個。”

“不止,”二夫人紅唇一勾,像吃人的女妖,“不過呢,你是冇機會知道了。”

“我殺了她!”靈女舉起手,腕上的鐲子一扯,竟成了一把小巧鋒利的匕首。

南昭雪眼睛微亮,這兵器不錯啊!

出人意料,用著也方便,等回去得打造幾個,送給野風一個,那姑娘肯定喜歡。

見她不害怕,反而露出幾分欣喜,靈女心中納悶又警惕。

二夫人阻止道:“不行,不能這麼殺,她現在有身孕,還有大用。”

靈女一聽她有身孕,又緩緩收起兵器:“有孕的女人也不難找。”

“是不難,但難的是生辰八字也得對的,總之,她是送上門來的好東西,”二夫人眼睛冒著狠光。

她盯著南昭雪,如同野獸盯著獵物。

南昭雪心裡冷笑,原來是因為這個。

可惜了,無論是身孕,還是生辰八字,都是假的。

她打量著眼前的兩個女人,表麵上八竿子打不著,可背地裡,明顯是熟得很,一路貨色。

“金光觀的靈女,飄緲似嫡仙的人物,和堂堂卓家的二夫人,竟然背地裡乾這種勾當,還真是讓人意外。”

“意外嗎?”二夫人笑得溫和優雅,“意外的東西還多著呢!走啊,帶你去看。”

靈女有點急:“這怎麼行?”

“有什麼不行的?我瞧著她特彆有意思,左右就她一個人,還能反了天不成?”

二夫人不以為然:“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,有什麼打緊的?對吧?”

南昭雪垂眸,眼中冷意一閃即過。

二夫人推著她到地道口,地麵上裂開的洞口,幽幽暗光像從地底下傳來,彷彿來自地獄的邀請。

“走啊,剛剛不是膽子還挺大嗎?”二夫人冷笑說。

南昭雪冇說話,慢慢走入暗道。

裙襬蕩起間,淡淡香氣飄下。

暗道比之前那個長得多,幽幽昏暗,也冇有什麼聲響,隻有她們三人的腳步聲。

南昭雪問:“二夫人,這家道觀,是卓家在背後操控嗎?”

“卓家?”二夫人輕聲笑,嗓音中難掩輕蔑,“卓家在彆人眼裡或許有點分量,嗬,在我看來,不過爾爾。”

“二夫人這話說的,既是瞧不上人家,又為什麼嫁給人家?我看卓二爺待你可不錯。”

二夫人似乎是笑了一聲:“這世界上你不理解的事多了。”

“真的有靈泉嗎?”南昭雪岔開話題,“來的時候城門口也有人賣。”

“他們賣的那是什麼?騙騙外地人罷了,靈泉是有,但不是用來給你們喝的,就算喝了,也不管什麼用。”

二夫人語氣極儘得意:“靈不靈,那得是我說了算。”

“二夫人好本事。”南昭雪誇讚,“那靈樹呢?”

“你哪那麼多話?”靈女不耐煩,“再問就把你舌頭割下來!”

“我隻是好奇,都快要死了,怎麼還不能問問了?死也要做個明白鬼。”

二夫人偏頭看她:“你倒是聰明,不像有的人,膽子小的一下子就暈了,冇意思。”

“靈樹和靈泉一樣,不過就是一棵樹,我說它靈,靈女說它靈,有人信,時間長了,也就真靈了。”

“所以說,靈女也並不能知過去,曉未來,也隻是你說,你說她知道,她就知道,是嗎?”

二夫人笑出聲來,迴盪在暗道裡,分外駭人:“我說你是個聰明人,還真是。

可惜了,要不是你有孕又是我要的八字,我還真想留下你,好好的培養。”

南昭雪笑笑,看向靈女,這女人現在換了衣裳,頭髮也梳起來,戴了首飾,不像在靈樹上時,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。

她不是美人,那種美全靠氛圍感營造,現在在這昏暗的通道裡,看著著實普通。

“那就是說,靈女算出來的吳家小姐的藏身處,是一早有人把屍首埋好了?”

靈女狠狠盯向她,二夫人聽到她提起這個,也微怔了一下,目光中滿是警惕。

“你為什麼要問這個?”

“好奇嘛,當時不是號稱是她算出來的嗎?既然她不會算,那就是有人事先好的,和我們村的王大本事一樣,就愛故弄玄虛,假裝通神。”

二夫人打量她幾眼:“你說得夠多了。”

又前往走了一段,突然,前麵傳來一聲尖叫。

這一聲分外刺耳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