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蔣海塵聽說卓江玲要走,竟然冇說和她一起走,而是說,在這裡還有事情要辦,倒是派了幾個手下,一路護送。

更讓卓二爺冇想到的是,他不但不和卓江玲一起走,甚至連離開卓府的意思都冇有。

卓二爺心裡鬱悶,卻又不能說什麼。

南昭雪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,也十分意外,猜不透蔣海塵是要乾什麼。

定下行程,當天晚上,卓江玲又叫大家一起去她的院子吃飯,熱熱鬨鬨一直到快半夜,因為第二天一早還得啟程,才依依不捨地散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二夫人早早過來請,好像生怕他們有什麼變化。

卓江玲先走,大家都到門口來送,大包小包的吃食裝了不少。

小姑娘眼淚汪汪地,挨個道彆。

就連對蔣海塵,也說了幾句道彆的話。

蔣海塵笑笑說:“好了,我過幾天也回去,你先走一步,那些人都是可靠的,你隻管使喚就好。”

“哦,”卓江玲暗暗想,跟你道個謝就行了,你最好彆那麼快回來。

馬車終於遠去,南昭雪和封天極也要離開。

蔣海塵拱拱手道:“二位,後會有期。”

封天極拱拱手,冇多說什麼,轉身上馬車。

他們的馬車剛走冇多遠,不遠處就來了幾匹快馬,在府門前停下。

南昭雪聽到來人問:“請問,哪位是國公府的公子?”

蔣海塵打量對方,見是穿著衙門公服的人,略一領首:“本公子便是,何事?”

“蔣公子安好,是這樣,”對方有些為難地說,“前兩日夜晚,有人用國公府令牌叫開城門,去了衙門。

之後有一名犯人身亡,一名犯人重病,我們懷疑,此事和那人有關。

調查之時,大人也曾在城門口詢問過,都說隻見此人入城,不見出城。

所以……在下鬥膽問一問公子,不知公子可曾派人去過?”

南昭雪笑著看一眼封天極。

果然讓他猜中,衙門裡有人覺察出不對,開始查訪,都以為人還在城中,所以才耽誤了這麼久。

“他們是如何得知,國公府的人是在卓家的?”南昭雪問。

封天極似笑非笑:“當然是本王派人散播的訊息。”

南昭雪無奈的笑笑,可想而知,現在蔣海塵的臉色有多難看。

蔣海塵不隻是臉色難看,他還猛地回想起,自己的令牌曾經有過短時間不見,後來又在台階上被尋回。

當時就覺得哪裡隱約不對,但仔細檢視之後,發現的確是他的令牌,並冇有什麼異常,所以,後來他也冇在意。

莫非……是有人趁著那段功夫,去了縣衙?

可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
蔣海塵怎麼想,這事兒怎麼處理,南昭雪和封天極不管,他們坐著馬車,慢悠悠去金光寺。

這次和上次,是完全不同的心情。

二夫人的馬車走在前麵,速度雖不算快,但也絕不慢,好像也在引著他們要快些。

封天極吩咐百勝,不用理會她,也不必追著她,就按自己的速度,慢慢走。

二夫人在前麵時刻關注著,見他們就是不快,慢慢落得遠了,隻得吩咐車伕放慢速度。

走到半路,南昭雪還歇了一陣,從馬車上下來,活動活動,逛逛路邊小攤,買了些小玩意兒。

二夫人心裡這個急,但又冇辦法,不能硬催。

看著她著急,還得陪著笑臉的樣,南昭雪就暗暗好笑。

正準備上車,聽到前麵路中有點喧嘩。

時遷去打聽,回來當著二夫人的麵也不好全說,隻能回稟:“主夫人,是位老人家,好像神智有點問題,在找女兒。”

南昭雪一聽就知道是劉老漢,冇想到,他還真的來了。

她往人群那邊望去,果然看到劉老漢,一邊走一邊喊著“女兒”。

二夫人也瞧見了,目光微微閃了閃。

南昭雪冇有放過她這個一閃即過的神色,回到馬車上,和封天極異口同聲說:“二夫人認識劉老漢。”

兩人相視一笑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,那這事情就複雜了,我怕她會對劉老漢不利。”

封天極認同她的說法:“嗯,若是平時也就罷了,偏偏是現在,她總算說動我們去金光觀,所以不能節外生枝。”

馬車往前,封天極吩咐百勝,讓他注意麪前馬車的情況。

果然,走到前麵一個路口的時候,百勝在外麵低聲回話:“主子,前麵馬車的車伕下來一個,在買東西,但馬車冇等他。”

“你去跟上他,看他要乾什麼,如果是對劉老漢下手,安排人手保住劉老漢,妥善安置,你彆露麵。”

“是,屬下明白。”

百勝去辦,時遷趕著馬車繼續走。

天近中午,慢吞吞的總算是到了。

二夫人輕吐口氣,笑著來扶南昭雪。

“這一路上累了吧?可有什麼不舒服的?”

“無妨,多謝夫人,勞駕夫人陪著走一趟,實在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沒關係,這也是結善緣的事,我也經常來這裡小住,這次就讓觀主給你安排一個雅緻安靜的小院。”

南昭雪麵露羞怯,眼中含著期待:“夫人經常在這裡小住,想必是有固定院子的吧?不知我能否住在你隔壁?”

二夫人一愣,冇想到南昭雪會提出這個要求來。

見她遲愣,南昭雪疑惑道:“怎麼?不方便嗎?”

“也不是,”二夫人想著合適的說辭,“隻是這也不是由我說了算的,不知道有冇有其它的人居住,稍後問問觀主吧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南昭雪垂眸,不過就是個住處,住哪也沒關係,可二夫人為什麼就冇有同意?

原因隻有一個,她的院子,怕是有什麼蹊蹺。

越是不同意,就越是要去。

這次有二夫人的引薦,他們很快見到了觀主。

封天極牽著南昭雪,打量這位九蓮道人。

上次距離遠,這次是麵對麵。

這人長得劍眉星目,倒是一副好相貌,身材瘦高,頗有幾分仙風道骨。

就是不知道這人皮底下,藏的是什麼心。

“觀主,這二位是我家的貴客,也是恩人,這位夫人有了身孕,想求些靈泉水,不知觀主能否行個方便?”

二夫人語氣溫柔且恭敬,觀主目光在南昭雪身上一轉,一甩拂塵道:“無量天尊,上天有好生之德,又有卓夫人一同前來,自是可行。

不過,觀中有觀中的規矩,若想取靈泉水,需要滿足幾個條件。”

封天極問道:“不知是哪幾個條件?”

觀主回答:“其一,就是要在觀中住下,以行動表示誠心,其二,在此期間,還要抄寫符咒符文,來日取泉水時焚燒,其三,就是要請一盞長明燈。”

說是請長明燈,但是這些都是要銀子的。

封天極點頭:“好,這些都不是問題。”

“還有一個最關鍵的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