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昭雪手指輕撫琉璃戒。

“如果二夫人真和金光觀有關,那她一定會再來試探,隻要她來,我就有辦法讓她為我們所用。”

“她會聽我們的?”封天極好奇。

“她是聰明,聰明人最大的弱點,就是以為彆人都不如她聰明,以為自己掌控了全域性,”南昭雪垂眸冷笑,“她必定會費儘心思,想方設法讓我們去金光觀,我們隻要順勢而為就行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封天極還想說什麼,外麵百勝又來報:“主子,二夫人求見,屬下看她身邊還跟著一個老婦人,手裡拎著個包袱,不知道是乾什麼的。”

南昭雪略一點頭:“這就來了。我去屋裡躺著,王爺,你來應付。”

封天極:“……”

二夫人滿麵春風,人未到笑聲先到了。

“牛哥忙著呢?”

“冇忙,夫人有何事?”

“牛嫂呢?”二夫人目光往屋裡一掠,“我們村裡有個最好接生婆,人人都說,女人生孩子,就是閻王殿裡走一遭,遇到個好接生婆,那可是一大幸事。

這位接生婆,手裡從未有過失誤,連外縣的人都來請。

前幾日她就去了外縣,說來也是巧,剛剛我的丫環去外頭買東西,正好就瞧見她回來了,我這才趕緊把人請入府來。”

她說了一通,封天極擰著眉,一臉疑惑:“二夫人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即便是接生婆再好,和我們夫婦二人,有何關係?”

二夫人語重心長道:“怎麼能冇有關係呢?雖然說牛嫂生產日期還尚早,但這位接生婆可不隻是會接生,她還會看孕相,分辨男女。”

封天極笑著搖頭:“二夫人,您有所不知,我隻雪兒一個妻子,也冇有妾室,這一輩子就隻想和她一生一世一雙人,這也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,無論男女,我都喜歡。”

他頓了頓:“我也就是個尋常村夫,家業不大,就兩座田莊子,不像卓府,家大業大,需要兒子來繼承。所以,在這方麵,也不需要操心。”

二夫人:“……”

這話說得真是紮心。

彆人不知道,封天極是知道的,彆看卓二爺有三個兒子,但冇有一個是這位繼室所出。

卓夫人瘋了過世之時,卓二爺身邊還有兩個妾室,她們所生三子,不過後來也都因病去世。

這位二夫人身為繼室,極為受寵,但從來也冇有生下過一兒半女。

二夫人臉上笑容微僵:“牛哥這話說的……夫妻感情深厚,讓人羨慕,可牛哥得想想,讓接生婆給看一看孕相,不隻是為分辨男女,也為看看牛嫂的身體是否康健,有哪些需要注意。”

她身邊的接生婆上前一步道:“二夫人所說極是,母體健康,孩子孕位好,才最是平安的。

很多大戶人家,都是提早幾個月就讓老婆子我去看,若是孕位不正,及時改變也是常事。”

封天極若有所思,這次倒是冇有再說什麼反對的話。

二夫人見他鬆動,正想繼續勸,屋裡傳來南昭雪的聲音。

“夫君,讓夫人她們進來吧。”

二夫人立即眉開眼笑,帶著接生婆往裡走。

南昭雪靠坐在床頭:“夫人來了,我有些睏倦,我夫君大驚小怪,總是擔心,非讓我在這裡休息不可。”

“這是對你好,”二夫人拍拍她的手,“我幫你找了個接生婆,手藝特彆好。”

南昭雪心裡冷笑,彆說她不是真有孕,就算是真的,兩三個月,還冇有成形,能摸出來那才叫稀奇,說什麼手藝好,就是神仙手也不可能。

她臉上泛紅,有些羞怯:“有勞夫人了。我也希望這孩子平安。那就……試試吧。”

“好,好,”接生婆連忙上前,“還請夫人躺好,放輕鬆。”

封天極緊皺眉頭,低聲說:“娘子,你……會不會不舒服?這到底行不行?”

“您放心,”接生婆說,“不會對夫人有任何影響,也不會叫她不舒服的。”

“讓您見笑了,夫君,你快彆說了。”

接生婆雙手在南昭雪小手上揉揉捏捏,表情嚴肅,眼睛一眨不眨,還真像那麼回事。

南昭雪不動聲色地看著她,摸了一會兒,她收起手,眉頭微微皺起來。

一時冇有說話。

封天極問道:“怎麼樣?你倒是說話呀。”

接生婆似有點猶豫,南昭雪道:“您有什麼話隻管說。”

“就是,我說不讓你們看,非要看,現在看了又不說話,這是什麼意思!”封天極有些惱了。

接生婆連忙行個禮:“這位爺可千萬彆生氣,不是老婆子不願意說,故意賣關子,隻是……夫人這一胎……”

南昭雪急問:“怎麼了?我這一胎怎麼了?”

二夫人也催促:“是呀,你快說。”

“夫人是頭胎,平時身子就弱些,路上又受過驚嚇吧?所以,就有些不太穩,因此也難免有睏倦,比尋常孕婦還有多一些。”

南昭雪臉色微變,封天極走到她身邊,握住她的手。

“那你可有解決之法?不是說是什麼有名的接生婆嗎?”

“有是有,不過就是夫人要受些苦,要吃些苦藥,還要聽老婆子的,做些動作。”

南昭雪點頭說:“冇事,多苦我也行。”

“娘子……”

二夫人眼睛一亮:“對了,我有一個法子,不知道可不可行。”

“二夫人請講。”

“金光觀的後山上,不是有靈泉嗎?若是能取到靈泉水,是不是對孕婦和胎兒有益?”

接生婆拍手道:“這當然是好,若是有靈泉,那可比吃什麼藥都管用,不過,那靈泉可是不易得呀。”

封天極和南昭雪互相對視一眼,眼底都閃過笑意。

封天極問道:“是需要花錢買嗎?沒關係,要多少錢我都捨得。”

二夫人歎口氣:“這倒也不全是錢的事,而是這靈泉平時都是封著的,隻有特定的日子纔開,而且要在觀中小住,住夠時日,還要抄寫符咒……”

“要去觀中小住?”南昭雪有些猶豫,“那……得住多久啊?我們已經出來時間夠長了。”

封天極輕攬著她的肩膀:“要不我們回去,再請廟中的大師給看看?”

南昭雪還冇拿定主意,二夫人又道:“這一路上顛簸,怕是身子受不住,去觀中也不用多久,三五日即可。

不如這樣吧,等你們去時,我和你們同去,我與觀主也相識,能說上幾句話,給些方便。”

南昭雪喜出望外,小聲對封天極道:“夫君,我想去道觀,再耽誤幾天,行嗎?”

她靠著他,聲音軟軟,封天極感覺自己的心也軟了:“好,我陪你去。”

二夫人微微直起腰身,成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