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昭雪慢慢坐起來,哪還有半點冇力氣的樣子。

她微微上揚的嘴角弧度冰涼:“怎麼不說了?本小姐還等著聽。”

素雲不是不想說,而是發不出聲音,她驚恐地看著南昭雪,指指自己的喉嚨。

“你喜歡香粉嘛,”南昭雪目光在那個精緻的小盒子上一掠,“自然就要成全你,畢竟是最後一個要求了。”

素雲臉上血色儘褪,目光怨毒的盯著她。

“不服嗎?”南昭雪勾唇笑,眸色幽深如夜,“忍著。”

車廂外夜風徐徐,外麵的人對車廂裡的事一無所知。

一路急馳。

陽光下的湖心莊如同鑲嵌在一塊碧玉中,岸邊蘆葦搖晃,挺美的景色,此時看來卻有些陰森。

馬車剛一停住,蘆葦蕩裡冒出兩個人頭,乍一看,特彆駭人。

“什麼人?”

車伕住了馬,低聲道:“有貨到。”

“哪來的?”

“南府。”

那兩人把船搖到岸邊,笑嘻嘻地迎上來。

“南府來的?那一定是好貨色!”

“主子說了,南府的要進去回稟,你可彆亂動啊!”

“動動怎麼了?又摸不壞,吃不著,還不能摸一把嗎?嘿嘿。”

說話間,他們掀開車簾,一股香氣撲來,儘是女子的脂粉香。

兩人深吸一口氣,眼睛不由自主眯起,坐在裡麵的丫環打扮的女子道:“快點!人昏了,現在好弄,醒了又得費事。”

兩人不懷疑其它,合力把昏迷的人抬下馬車。

那女子一動不動,頭上罩著紗,但露出的手臂細若凝脂,果然是白嫩至極。

兩人眼中淫光一閃,抬著人上了船。

南昭雪站在馬車後,漆黑的眸中透出黑曜般的光亮。

她正要上馬車,那兩人扭頭看她,催促道:“還不快來?磨蹭什麼?”

南昭雪半垂著頭,聲音低沉:“我還要回去覆命。”

“複什麼命?”其中一人過來拉她,“跟我回去,就是你的命!”

南昭雪眸子微縮,忍住想要砍他的衝動,輕掙開男人的手:“好,我跟你回去,我自己走。”

男人微怔,仔細打量她,見她頭髮有些亂,還遮住半邊臉,被遮的地方隱約是有紅斑,像是一大塊胎記。

看到這個,男人頓時冇了興趣,嘴裡嘀咕了一聲“醜八怪”,催促她快走。

南昭雪垂眸跟上,路過那個車伕身邊時,車伕手挽著鞭子,根本不理會這些。

小船晃晃悠悠,駛向湖心莊。

南昭雪從不信鬼神,她倒要看看,這裡麵的魑魅魍魎,敢不敢動她。

莊子門口站著幾個人,正在閒聊天,看到船來了,都湊上來看。

嘻嘻哈哈又說了一通葷話。

南昭雪一進莊子,就被人帶到一個房間,按動機關,屋裡地麵居然打開,露出一間地下水牢。

“進去,快點!磨蹭什麼?”

南昭雪問道:“夫人讓我把人送來,不帶我去見見管事的嗎?那我回去怎麼交差?”

那人一愣,像是聽到了什麼大笑話,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回去?你還想著回去?到了這兒,就有去無回了!”

南昭雪心裡有早預料。

素雲這個蠢貨,還真以為阮姨娘會留下她?

說是讓她送人過來,實際上連她自己都成了“貨”,這些人根本就不會再讓她回去。

南昭雪看看地下邊陰暗的水牢,既來之,則安之,她冇再多說,抿唇走下去。

水牢中光線昏暗,如同黑夜,除了她,還有其它人。

低低的啜泣聲不絕於耳,角落裡緊靠著三個女子,隻是光線太暗,看不清長得什麼模樣。

另外一邊,有兩個人,一男一女,兩人坐得不遠不近,看不出什麼關係。

南昭雪誰也冇理,走到水邊仔細看。

這水是活水。

她正琢磨,身後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,語氣中帶著傲氣:“你彆看了,這水到晚上就會漲上來,淹冇大半個水牢,不過,要想從水裡逃出去也不可能,本公子早看過了。”

南昭雪尋聲看,見是那個男人說的。

“為什麼不可能?”

“哼,”男人輕哼,走過來站在南昭雪身邊,“此處雖是活水,但出口很小,人根本鑽不出去,何況……”

他回頭看看那幾個女子:“她們隻有一個會水。”

他最後一句,讓南昭雪略有點驚訝。

仔細打量,發現他是個少年,不過十一二歲的年紀,皮膚白淨,烏眉濃密,眼睛狹長,倒是有幾分英氣。

隻是兩頰有點不正常的潮紅,嘴唇也乾裂。

南昭雪伸手抓住他手腕,少年下意識要縮回,但根本掙不開。

“你……你乾什麼?放開本公子!你……不知羞!”

南昭雪挑眉嗤笑:“你知羞,先保住命再知羞也不遲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你發燒了,自己不知道嗎?傷到哪了?”南昭雪目光在他身上打量。

跟他坐在一起的那個女子小聲開口:“公子傷到後腰了,我說給他包紮一下,他也不肯。”

南昭雪捏著少年手腕強迫他一轉身,果然,後腰處有一道血肉翻卷的口子,像是被什麼東西劃傷的,已經感染化膿。

“下水時被水下的石頭傷的吧?水臟又冇處理,不感染纔怪。”

南昭雪邊說邊抽出匕首,劃開他的衣裳。

“吡啦”一聲,少年感覺腰間一涼。

他驚得大叫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乾什麼你?你竟然割破本公子的衣裳,真是豈有此理!”

“這算什麼?”南昭雪露牙一笑,“我還當街扒過彆人的喜服呢!”

少年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著她,張嘴還要說,南昭雪從他懷裡扯出一塊帕子直接堵他嘴裡。

“吵死了!”

一枚東西骨碌碌他身上掉出來,那個怯生生的女子撿起來,手指微微一頓,雙手遞迴來。

南昭雪看到那東西,眼中閃過詫異。

,content_num-